北京青春痘医院哪里好 http://pf.39.net/bdfyy/bdfhl/210719/9204362.html

六壬大全卷五

时事休咎第一

太岁过建已往事,未过月建在岁前。正值建辰事当岁,神吉则吉凶吝言。魁罡若加太岁上,所主反复心不安。

建,月建也。太岁若过月建前。则事当属已往,如建在寅,太岁移过卯地。若未过月建,则为未来事,如建在子,太岁尚在亥也。正值月建,事在当岁。若所乘之神吉则事吉,凶则事凶。戌为天魁,辰为天罡,若二神加于太岁之上,主心反复不安。

大杀金神灾祸深。支干不逢分野寻。德合旺相仍丰稔,若见刑冲慎刀兵。

金神,正月在酉,二月在巳,三月在丑,周而复始。

金、杀相遇,灾必深,若不见支干上,亦当以所落分野定吉凶;不并,遇亦无害。所到之宫逢德合旺相,岁获丰稔。若见刑冲,即有刀兵动其上。

分野:子齐分、青州,丑吴分、扬州,巳楚分、荆州,午周分、豳州,未秦分、雍州,申晋分、益州,酉赵分、冀州,戌鲁分、徐州,亥卫分、并州。

筑台选将第二

选将征伐验将星,三合中字是将军。假如申子辰为将,旺相休囚看否能。贵德乘常生岁月,武穆曹彬再复生。若乘羊白伤干岁,董卓阿瞒的是真。祸患要知何日克,休囚旺相决年分。

此论将星,专以三合中字。如今日甲申,则子为大将。旺相则为能将,休囚则否。更有日贵日德,乘太岁生岁及日干,是赤心报国,如曹彬岳飞之辈。若乘羊刃白虎伤干及岁,是挟君奸国之臣,如董操之流,不可用也。如此等之人用他,必是有祸患也。以发用之旺相休囚定年月,以“甲己子午九、乙庚丑未八、丙辛寅申七、丁壬卯酉六、戊癸辰戌五、巳亥独居四”之数加减言之。

右将星之法,成书虽是如此,甚不解其故,则何不以逐月之月将为将星,或用登明为将亦可。不然,太岁为天子,当以岁破为将,取阃外专权、遥对天子之象。又不然,于十二贵神中取勾陈为将,盖勾陈有擒王捕盗之能,选将者择之可也。

又看将品,当责用神:用金或金局,则知将有权谋,好杀,好更革。用木或木局,则知将仁慈,以恩待下。用水或水局,则知将聪慧,柔中有刚;若将得玄合主将好色。用火或火局,则知将刚烈性多燥。用土或土局,则知将敦厚,不轻举动。或以将星所乘决之亦可。

支干上神相生比和,主将卒一心;相克刑害,将卒二志。

练兵防御第三

练兵征讨有何名,讨叛伐逆及夷人。日为主将支为卒。相生训练有奇能。

练兵之意,无非为讨叛、伐逆及御夷虏而已。是以日干为将,日支为士卒。若上下相生比和。主士卒就练,将有奇能。若干上乘白虎、病符,主将多病;支上乘之则士卒多病。余以例推之。

裂土相攻分主客,上国征夷察德刑。德胜刑时中华捷,刑反克德边夷兴。日克辰神将制外,辰克日上外侵城。

中国之内自相攻击,则以先起者为主,后起者为客。若往征夷狄,则分德刑,德为中国,刑为外夷。德胜刑,捷在中国;刑胜德,外夷返强。日上神克辰上神,主将制外;辰上神制日上神,外胜主将。日辰上互相克贼,胜败互乘。

辰阴制日宜坚守,日阴克辰宜进兵。勾陈助日扶中国,助辰谨守慎扬旌。太岁作勾乘吉马,御驾亲征四海宁。

日尊辰卑,今辰阴返制日,是彼势胜而我势弱,宜坚壁待之。若日阴克辰,是我势强而彼势衰,宜急进兵攻之。

勾陈将星也,助日是生日也,主中国胜;助辰生辰也,宜谨守。勿扬旌:旌,军中旗也。太岁勾陈又乘吉将、驿马,主御驾亲征之兆。

敌国动静第四

欲知敌国有动静,先以年课审玄机。阳年大吉加岁干。阴年小吉加岁支。贵人阴阳分二至,课传凶吉可预知。十二国中知灾异,法贯诸门莫执泥。岁计合神加月建,阴阳课法一同推。凶神凶将所临地,此国必然兵犯之。

十二国中知灾异法:上起十二国,即地临十二宫之分野,看是何星煞落何宫分,以验灾异。又以岁合加月建,立成四课三传,贵人俱从月起,以观何月起兵,并敌国何种灾异也。火主旱,水主涝,金主兵,木主风主饥,土主病。主事神煞细定之。

出师择吉第五

择吉天罡加月建,看其神覆用其军。岁对登明神后下。岁前冲覆酉兼申。河魁临处为天府。岁后仍须仰见寅。天仓大吉加堪用,余外相逢不利人。

天罡加月建,申酉临处是岁前,即定、执二日也;戌临处是天府,即破日;亥子临处是岁对,即危、成二日也;丑临处是天仓,即收日也。寅临处是岁后,即开日也。此虽前人所拟。但建破魁罡,犯之大凶,须参合用之。

《集圣历》云:“天仓者,大吉加岁神后下。建星,正月起寅,顺行十二辰。”

乙戊己辛壬五日,四仲相加九丑神。将军此日休出马,只恐难逃血染尘。乙巳丙辰丁巳日,癸亥不祥勿陈兵。建寅逢六卯当七,累数加之绝气神。更有往亡须避忌,不忌前途伤害人。莫犯章光四绝日,勿用空亡五帝辰。

六旬忌日,出《六壬心镜》,正月六日、二月七日、三月八日、四月九日、五月十日、六月十一、七月十二、八月十三、九月十四、十月十五、十一月十六、十二月十七,俱不宜出军。

往亡,正寅、二巳、三申、四亥、五卯、六午、七酉、八子、九辰、十未、十一戌、十二丑。

章光煞,孟月乙丑,仲月丙寅,季月甲子。

春庚午、庚申、乙亥,夏壬戌、丙寅、丁亥,秋甲辰、乙丑、辛亥,冬丙午、壬辰、癸亥,以上四绝日,亦名四穷日。一说,四绝日,四立前一日是。

空者,旬中空亡也。

五帝日,正卯、二午、三酉、四子,周而复始。

《克应经》云:“凡占空亡发用,不宜出军,主士卒走散,空壁而归。”

择岁月日时法,忌冲太岁、金神。若为主,侯太白金星,东方见之月;若为客,候太白金星,西方见之月。其月出军,仍避冲旺方。

出军凶日:

天火狼藉日,正月在子顺行四仲。

日月蚀日凶。

八龙、七鸟、九虎、十蛇日凶,春甲子乙亥为八龙,夏丙子丁亥为七马,秋庚子辛亥为九虎,冬壬子癸亥为十蛇。

归忌日凶,正丑、二寅、三子、四丑周而复始。

建日损将。

天罡天魁凶。天罡,正月巳、二月午、三月未、四月申、五月酉、六月戌、七月亥、八月子、九月丑、十月寅、十一月卯十二月辰;对冲为天魁。

平、收日凶,天罡即平,天魁即收。

兵禁日凶,正月起寅逆行六阳。

大败日,与咸池同,不宜出军,正月起卯逆行四仲。

四离,春分、秋分、夏至、冬至前一日为离日,若占时日躔临于四离之辰,名曰天寇,大凶。

月厌,正月起戌,逆行十二辰,凶。

受死日,正戌,二辰,三亥,四巳,五子,六午,七丑、八未、九寅、十申、十一卯、十二酉。

龙虎日凶,正巳、二亥、三午、四子、五未、六丑、七申、八寅、九酉、十卯、十一戌、十二辰。

罪至日凶,正午、二子、三未、四丑、五申、六寅、七酉、八卯、九戌、十辰、十一亥、十二巳。

飞廉大煞日凶,正戌、二巳、三午、四未、五申、六酉、七辰、八亥、九子十丑、十一寅、十二卯。

五不归日,正月己卯、戊辰、己酉,二月辛巳、丙戌、辛亥,三月壬子、己卯、丙申、己酉,四月已卯、丙辰、壬辰、辛酉,五月壬辰、辛巳、丙申、庚申、辛亥,六月已卯、辛巳、丙申、庚申、已酉、辛亥,七月壬子、己卯、壬辰、辛酉、丙戌,八月丙辰、壬辰、辛巳、丙申、庚辰、己酉、辛酉、辛亥,九月丁亥,十月庚戌、丙辰、辛巳、丙戍,十一月壬子、己卯、丙辰、己酉、辛酉、丙戌,十二月丙辰、庚辰、丁巳、辛巳、丙戌、丁亥。

六不成日,一云大败日,正寅,二午,三戌,四巳,五酉,六丑,七申,八子,九辰,十亥,十一卯,十二未。

八绝日:正月庚辰,二月丁巳、丙戌、庚戌、辛亥,三月辛巳,四月丙辰、庚辰、庚戌,五月丙辰、庚辰、辛巳、庚戌、丁亥,六月辛巳、丁亥,七月庚辰、庚戌,八月丙辰、庚辰、丁巳、辛巳、丙戌、丁亥,九月丁亥,十月庚戌、丙辰、辛巳、丙戌、庚戌,十一月丙辰、庚辰、辛巳、丙戌、丙戌、庚戌、丁亥,十二月辛巳。

六穷日,每月初四、十九、二十八日是。

行痕,即建日。

了戾,即破日

出兵择门第六

出阵吉门宜善择,子孙为我报仇时。更兼命门相生吉。一鼓擒王只在兹。

出师以闻惊日为母,宜以子孙时,出子孙门击之,大胜。

假如甲乙闻贼寇境,取火命人举红旗,或巳午时,从南门出兵,乃是子孙为报仇,火为木之子也。忌金命人、申酉时、出西门,俱不利。余仿此。若所出之门上神与大将命上神相生,更吉。

行择吉道第七

行择吉道看玄神,玄神受克最堪嗔。月将加时罡指处,前行通利自安平。

凡行兵,看玄武受克之方,不可往。假如玄武乘巳午,则亥子方不可往。惟斗罡所指之地大吉。如甲子日巳将午时,罡指东南巳地,宜行。

军行择路岂多途?更以阴阳作岁模。阳年大吉加干上,阴岁还将小吉铺。丙壬之下为人道,甲庚之下是天居。

其法又论岁之阴阳择吉,阳岁以大吉加太岁,阴年以小吉加太岁,寻天上丙壬甲庚之下为行兵之路,吉。假如甲午年以大吉加子,向未戌辰丑方,合甲庚丙壬之方。癸卯年以小吉加卯,向未辰戌丑方,合甲庚丙壬之方。盖甲课在寅,庚课在申,丙课在巳,壬课在亥,寅申巳亥所临之方是也。余俱不利。

水陆吉凶第八

出行日吉陆宜之,支吉宜舟水路施。干忌卯辰卯忌子,尤防支上克干时。

日,日干也。支,支辰也。日吉,日上见吉神吉将也。支吉,是辰上见吉神吉将也。日为陆路。辰为水路。日吉宜陆。辰吉宜水。若支吉干有伤,只宜水,不宜陆。《兵将赋》云:“支吉干伤,水面通船而地阴是也。”卯太冲,辰天罡,干忌卯辰,谓干上忌见太冲、天罡也。子神后也,卯忌子,谓地盘卯上忌见神后;盖有舟揖,故忌水神在上覆之。《兵帐赋》云:“日忌罡冲”是也。又云“欲渡江河,支伤莫入。”故支上莫克支。

畏河临井子加岁,亥季宜舟孟神稽。己卯戊寅二日恶,水龙三日避休趋。

壬癸子为三河,卯酉辰为三井,三河有一河加井,不可渡。岁,太岁也。神后忌加太岁之上。《兵帐赋》曰:“天河加井以沉波,太岁遭虚而祸起。”假令亥临酉,为河覆井,防有沉溺之灾。亥即壬也,不看课传。四季,辰戌丑未,亥加四季,被土制之,则水路吉,故宜舟。若途闻有以羊酒犒军者,若白虎乘魁罡加日,主有强人当路。

野宿安营第九

野宿行疲欲建营,干支怕墓及三刑卯辰巳兵家所忌。将逢龙虎多生恐,神遇魁罡定有惊。若还大吉临干上。急往他图莫遽停。

安营之际,干支乘墓,主士卒不宁。墓神,春未、夏戌、秋丑、冬辰。

兵家以卯辰巳为三刑,若临日辰上,主本夜有贼兵至劫营,宜防之。

外又有五行三刑。如子日忌卯,卯日忌子;丑日戌,戌日未,未日丑;寅日巳,巳日申,申日寅;辰午酉亥自见。此等亦并忌之。兵书云:“五刑五墓,日辰逢而夜防贼至。“

戌为魁,辰为罡,二辰名为天罗地网,支干逢主士卒恐怖。更天将得蛇虎,重遽惊惶,本夜必有军至,逢劫煞其害尤甚。故兵书云:“若但魁罡为恐怖,将兼蛇虎祸尤深。“此之谓也。

大吉丑也。若支干上见丑字加临,最凶,安营必被贼劫,急往寻善地可也。若非丑字,无妨。故《兵帐钩玄》云:不临斯将尽堪停。”斯,将指大吉也;初传亦忌之。

大将居方第十

主帅宜居贵旺临,亭亭豹尾大将军。登明卯酉青常后,除定开危与世明。太岁直居并月建,又宜岁后太阴神。玉前绛后明中利,百战都能奏凯音。

贵,天乙贵人也。旺临,谓天乙临地盘旺地。假令六月辛酉日阳贵在午,临巳是为旺地,主将宜立巳地,向西北安营,中敌大胜。

月将加时,神后落处为亭亭。

豹尾者,申子辰年在戌,巳酉丑年在未,寅午戌年在辰,亥卯未年在丑。其冲名黄幡。

大将军,三年一移,孟岁以午、仲岁以未、季岁以申加太岁天罡不是也。捷法:寅卯辰年在子,巳午未年在卯,申酉戌年在午,亥子丑年在酉。

以上三神俱宜大将居之,又以天上亥为大将军,卯为左将军,酉为右将军,子为后将军,五将各因时移居其位。如月将加时,天盘亥子临酉上,正西安营吉,亥临卯上,正东安营吉。但以亥所临之方为主,不拘子午卯酉十二方也。如有事,大将居亥下,前后左右分兵总之,大胜。此法出《兵机总要》。

太阴,天乙后二位是也。

月建前一日为除,四日为定,七日为危,十日为开日,为天上除定开危之方。

《兵帐赋》云:“青常六合,大梁大火以同居;除定开危,主将其位而喜在。”大梁,酉也。大火,卯也。太阴在太岁后二位也。

《玉帐经》云:“入敌境下营,宜择善地;上将宜太岁、太阴、大将军、月建、豹尾、九天之上。”九天者,春寅、夏巳、秋申、冬亥,即战雄是也。如大将在亥,春临寅,夏临巳,秋临申,冬临亥。在九天之上,临雄位可以取胜者。

其位分不便,则有背雄向雌之法,安营于战雄天盘上神也。此为大将而言,若别将,取月支上神方向安营。

以上十七神临处,主将俱宜居之,是在择者。若《运珠经》之所谓“绎宫利中,明堂利前,玉堂利后。”阙疑以俟高明。

贮营粮草第十一

行兵粮草最居先,月将加时方上看。堆积秦吴为美地,天盘丑未细详端。

兵行而粮食随之,故大将居方既定,即料理粮草之处。法以天盘丑未下为吉,盖丑为斗,未为井,粮草居此,永无耗涣之患。秦即未,吴即丑。又必玄武贼盗不临之地为吉盗神,正月在卯顺行四仲。贼神,春卯、夏午、秋酉、冬子。劫杀,正月在亥,逆行四孟。天盗,春巳夏午秋酉冬子。

潜伏士卒第十二

设伏如逢子丑神,可藏万卒没人寻。卯千酉百宜先备,歇息潜形望丙壬。太岁太阴与月建,又宜潜向大将军。四神之下藏兵吉,主将亭亭候贼音。

粮草既定,又当安歇士卒。天上神后、大吉之下,可藏万人。太冲之下可藏千人。从魁之下可藏百人。

又法:凡欲伏兵及避害者,月将加时,可从天上大吉方出,至小吉方而止。转向传送上立定,又转向太冲上处潜伏,敌虽强,莫奈我何。此亦踏罡步斗之意。

丙即天盘之巳,壬即天盘之亥,不用遁干。欲安歇潜形,可从天上巳亥下去。《兵帐赋》云:“丙壬憩卧。”是也。

又太岁、太阴、月建、大将军四神临方藏兵,大吉,主将则宜居亭亭之下者,神后落处是也。

察贼所在第十三

要知贼藏在何处,天目加临识地分。伏吟兵近反吟远,若识来方发用评。

凡欲知贼何处,当以天目所临之方定之。天目,春辰、夏未、秋戌、冬丑。假令二月占,戌将加巳,天目在辰加亥,其贼在西北方也。《玄黄歌》以伏吟课近兵,反吟课兵远。第观《兵机总要》云:“天魁加天为阴,反复反吟也,占贼主立至。”则知反吟兵远非当云也,“反吟兵近伏吟远”为是。盖伏吟者,十二宫各归本家,兵常未动。反吟则神已离位,互相冲击,非远而伏。

贼之来方,则初传定之,如初传见火从南来,见金从西来,见水从北来,见木从东来。《兵帐赋》云:“欲知贼方位,当看初传五行,火作南兵,土神乃从于四季。初传木位,其谋必于东瞑。”此法虽出古人,尚欠通顺,不若以游都等神临处定之为是。

途中前后疑逢贼,大吉加临定识真。丑到坎离贼卯下,如临辰戌伏登明。寅申定是居参宿,丑未应知匿轸星。卯酉从魁须隐伏,若临巳亥丑中寻。他行旺相来冲击,设法抽军别路行。

《神枢经》云:“欲知贼方,以大吉推之。”《兵帐赋》并诸书俱视二吉,似太繁琐,只看五字为捷:丑加子午贼卯下子午,坎离之卦也,临辰戌在或亥下登明亥也。临寅申贼在申参,申中宿也。临丑未贼在巳下轸,巳中宿也。临卯酉贼在酉下从魁,酉也。临巳亥贼在丑下。若贼之所在是当季旺相方来冲击我,其锋不可挡,最宜避之,假令夏占,丙寅日伏吟,大吉临丑,贼居旺地,宜择吉地避之,余仿此,

探贼消息第十四

探贼消息从耳目,丑未之神天耳明,卯酉二神为地目,相探四处最为真,

即之贼之所在,欲从旁察其端的,则以丑未所临方下探之以丑未为天耳故也;探访密事,须于卯酉神临方下探之以卯酉为地目故也,

外太阴下不可探,白虎、闭口下不可探,盖太阴为阴私蔽匿之神,白虎为传凶截路之杀,闭口则无有与我言者旬尾加旬首为闭口,

游都察贼第十五

欲识贼来切要推,游都作限用占之。游都加日今将到,前之一位在明期,二三依次须防御,若临前四不侵围。

既得贼之消息,当决其来与不来、有害无害,以预备之。游都临孟虚信,临仲半途,临季速来。天罡加孟仲季,亦如此类推之。若游都临本支干上,贼本日到。临前一辰,贼后一日到。临前二辰,贼后二日到。临前三辰,贼后三日到。临第四辰,贼不来也。

都神旺相支干畏,贼势凭陵难守御。游都和处喜降卒,畏下难侵大战时。居在东南灾稍重,临于西北祸当微。不见游都视天乙,临处还同都将推。子辰巳未加今日,盗贼猖狂疾走似飞。

游都加支干旺相而又克干者,主贼势凭陵,难以克守。若囚死不克,便无凶。《兵帐赋》云:“游都囚死,日辰不克以无凶,以干上下相制而来。”即此意也。若游都囚死,支干无克制者,贼或不来,有克制者亦来假如春丙辰日亥将丑时,顺数至辰,见寅为游都,加临日辰;寅属木正旺,又克辰土,正所谓“都神旺相支干畏”也。乙酉日丑将巳时,顺数至辰见子为游都,子属水冬旺,加在辰上被克为休地,主贼不来,安妥无虞。都将囚死又无克制,主贼至,复自遁如丁丑日子时辰将,巳为游都,加临丑上,火土相生,游都既囚死又无克制,故复自遁也。

又游都休囚加旺相地,贼攻城池;若得勾陈克制游都者,贼兵必败,不克制亦不败假如二月甲子日子时戌针,以戌加子,顺数至卯见丑为游都土死木旺,是游都以死加旺地,主贼攻城池,幸而太冲乘勾陈克游都之土,贼所以败。

上下相生为喜,游都加临上下相生,主有降卒。若游都加支干,为下所克,便是畏下,宜战斗。《兵帐赋》云:“好乡不战,畏则交锋。”是也如丙辛二日以寅为游都,临亥子地,水木相生喜也,主不战而降。若游都被下神克制可战,战必贼败,故曰“难侵”、“畏下”,是贼难来侵我也。

又月将加时,干支上与课传不见游都,谓离日远也。则视天乙临处,一如游都之法,若天乙又离日远,主贼已往他境不来。

又月将加时,干支上见子、辰、巳、未临日辰,主贼到自回。

疾如飞,言疾走如飞也。“居在东南灾稍重,临于西北祸当轻。”此二句不知所谓,盖出自《兵机总要》,故存之。

来兵何势第十六

欲知敌至是何兵,来处乘神作准衡。子乃轻骠丑步队,寅为猛健卯车营。旌旗掩映推辰是,骑马飞奔自午鸣。机械巳多蛇作阵,干戈未妙有羊擎。申善斗争酉画计,戌军武勇亥雄英。

欲知敌势形状,则以来处乘神决之,如来处乘子,则为轻骠之兵;乘丑,则为步队;乘寅猛健;乘卯车营,谓营中多车也,卯又为天驷,若驿马天马乘之,则又主马壮多,则卯又为船;辰龙也,来则旌旗蔽空;午马也,来则骑马飞奔;巳主兵多机械,能作蛇阵,以巳蛇也;未主器械精妙,又羊擎,未属羊也;申善争斗,在途间;酉善画计,在门中;戌为天魁,主武勇;亥为将首,主英雄。

贼兵多寡第十七

占贼多寡有三般,或视游都或视干。或视地盘正时上,法乱相宗断课难。都将近日只论都,都将远日只论干。有时干上乘空者,正时加减不虚传。

察贼多寡,有视游都者,有视干者,有视地盘正时者。虽以决断,不如都近日则以都将上下盘定之。都将离日远,则以日干上下盘定之;至于干上逢空,则以正时上下盘定之。其言加减者,谓看五行旺相休囚加减论也,如旺则进,相则倍,休言本数,死因减半。数甲己子午九,乙庚丑未八,丙辛寅申七,丁壬卯酉六,戊癸辰戌五,巳亥五之数。

《玄黄一秤金》专以游都决之,歌云:“战贼多寡如何定,须看游都一决之。旺相休因分增减,先天上下合乘除。再兼亥子支干位,支上虽微干有余。”假如春占,游都在寅,丑八数,寅七数,七八五十六,此先天数也。但在上无气,减半言之,若五十六则作则二十八也。如旺则为五万六千,相则为五千六百,本数五百六十,或只五十六。又亥子加干上,贼数寡也。后二法的。

贼势强弱第十八

游都旺克日辰强,无克休囚弱不扬。蛇虎同临主猛烈,都方互制定柔刚。乘凶更值空亡地,人马虽多不是强。

多寡,贼数也;强弱,贼势也。不知强弱,何以御敌?然亦不离游都决之,如都将乘旺克日辰,主贼势强大;不克日辰而又休囚,则贼势弱而气不扬矣。蛇虎乘都又日辰,将师士卒惧猛。若都方上下刑克相乘,主贼半柔半刚。若虽乘蛇虎凶将而值空,则人马虽多,亦终不足为强也。

兵将勇怯第十九

兵将勇怯如何断,成败相推论亦同。贵六阴常龙与并,若还旺相定收功。勾雀虎空蛇后,懦将难当彼敌锋。

贼之强弱多寡既较,而我将之勇怯、军心之顺逆独不可预定乎?于是有兵将勇怯之占。

兵将,统兵之将也,非兵、将并论之语。大都以初传为主,如初传是天乙,主开地千里;青龙、太常、六合俱为得胜;惟太阴恐中止而不前,无败;此五将又乘旺相,定主收功,此强将也。若发用是螣蛇多惊怖,玄武多遗失,天后无威且多内惑,勾陈将士折伤,朱雀大将被谗毁,天空被贼诱又失众,白虎杀伤丧亡。旺相犹可,休囚必败,此懦将,何以当彼之锋哉?功之成败,亦同此论之,故曰“成败相推论亦同”,此出《军帐》、《钩玄》诸书。

军心顺逆第二十

两敌相持要出军,君臣向背也须明。天罡天阳月建地,河魁天阴太岁平。阳覆阴兮下逆上,阴覆阳兮逆子臣。重阳忧火重阴水,旺相休囚要细分。

天罡为天阳,月建为地阳;河魁为天阴,太岁为地阴。若天罡月建或一神临于河魁或太岁之上为阳覆阴,主君欲害臣,父欲害子,夫欲害妻;若河魁太岁或一神临于天罡或月建之上,为阴覆阳,主臣欲害君,子欲害父,妻欲害夫。若天罡之加月建,或月建加天罡,为阳覆阳,谓之重阳,主有火惊。若河魁临太岁,或太岁临河魁,为阴覆阴,谓之重阴,主有水灾。更着旺相休囚,旺相者吉,休囚者凶。

核审刑害第二十一

卜战将军年命占,三刑六害战难堪。更逢白虎尤当忌,若值干支俱精严。

三刑六害大凶之神,若值将军年命上,难以出战,况又白虎加之乎?加年命已不可,况日干与支乎?凡值此者宜戒之慎之!若年命旺相,刑害休囚,支干上有救,尤可出征。

今日战否第二十二

两军相守已经时,今辰忧战始占之。勾陈克日刑并克,不克无利各护持。大小吉居支干上,两军俱解固疆围。

经云:“战不战,视勾陈。”勾陈与临方上下相刑相克必战,相生和解,各守疆围。若勾陈乘神或地盘刑克害日辰,更凶假令戊子返吟,勾陈乘酉临卯地,卯刑子,是勾陈刑支也;卯又克戊土,是勾之地盘克日也。丙辰日伏吟,昼将勾陈临卯,卯克辰,又辰卯相害,是为勾陈刑害也。几值此等,战必大凶,不可轻出《兵机总要》并诸书只言克刑日有,并不及地盘,恐失略,故录之耳。

若大吉、小吉居支干之上,两家俱不欲战。《军帐赋》云:“两兵相加,勾陈是的。勾陈制日,两家合战以争雄;井斗来临,彼此收戈而息怒。”也。

决定战守第二十三

承命兴师镇玉关,未知战守孰为先。斗罡加孟宜坚守,加仲相伤彼此残。攻他得胜须临季,识此安边反掌间。

陈兵关塞,未知战守孰吉,即以天罡所加定之。若加孟宜坚守,如强战,两家俱凶。《灵辖经》云“斗加孟神,在内宜守。加仲在门,战必两伤。加季在外,出兵大捷。”此利为客者也假令丁丑日返吟,大吉临日,小吉临辰,主两军和解,天罡临戌是季,宜出兵大胜。《金匮》“对敌当视天罡,加孟可休士卒,加仲两伤,加季大胜也。”

主客胜负第二十四

胜负支干主客分,辰刑日上主赢宾。干克支上利为客,日上乘凶利主人。

不战则已,占则主客胜负未有不先定者。干在上,为外为客;支在下,为内为主。假如利为客,我多张旗帜,鼓角高鸣而先行。如不利为客,则宜掩旗静鼓以为之,使彼先动,我后应之。此变动之道也,为主亦然。

太平之世,出师征讨不庭,以先动者为主,所征者为客。若陈兵原野,与敌对垒,以先动者为客,后应者为主,此真秘法也,然卒不能以支干为定。辰上辰克日上神,或辰克日亦是;日上神克辰上神,或日克辰上神亦是如甲午日丑加午,此害气临辰,客胜。《兵帐赋》云:“损支主败,伤干客输。”又以日阳为客大将,日阴为客参将,辰阳为主大将,辰阴为主参将,观其生克以定胜负。范蠡曰:“重审,下贼上,主胜;元首,上克下,客胜。”日上乘凶者,日上见凶将也,日上见凶将则客凶,辰上见凶将主凶。日上凶,辰上吉,主人利;辰上凶,日上吉,客克。日辰俱凶,主客俱凶。日辰俱吉,主客俱吉。

日辰分主客,自是古式,《玄黄一秤金》不以日辰分,专以先起为客,后起为主。假如我先起兵,则干属我,支属他,我客他主,伤干我败,伤支他败。如他先起兵,则干属他为客,支属我为主,伤干他凡,伤支我败。

又大将取胜,先要知背孤击虚之法,万人以上用年孤虚,千人以上用月孤虚,百人以上用日孤虚,十人以上用时孤虚。年孤者,太岁之后一辰也,对宫为虚,日月时亦如之。太公曰:“行军知法,能知孤虚,一女能敌十夫。”

勾将克方为主胜,客赢方反克勾陈。用空为客须亡众,贼胜缘初克未神。

《神定经》云:“主客胜负详勾陈。勾陈克所临之方则主胜,所临之方克制勾陈则客胜。”临方,谓地盘。如此则又不论日辰矣。

古法以用神为客为士卒,空亡则主士卒逃亡失散。

初克末贼胜者,初中为外为客,未传为内为主,克末故贼胜。如我入敌境,则宜初中制末;敌来侵我,则宜未制初、中。

华虏详推刑德准,命年制虎武勾陈。又宜勾将克游武,贼位神宜勾将侵。勾将若临贼位上,贵宜遥制下乘神。占初贵六青常吉,八将俱凶各有论。

若中国与夷虏交兵,又以刑德推胜负。德克刑中国胜,刑克德夷虏胜德是日德,刑是三刑,又详德所临之地方生克否。

命年,主将本命、行年也。若白虎、玄武、勾陈三神乘神被主将命上神或刑之,或害之,或克之,利为客胜。六处但有制游玄之神,俱我胜假令主将本命乙丑,壬戌日伏吟课,昼贵巳逆行,白虎临戌,本命丑刑戌,此是主将本命制白虎,用兵大胜。或主将年命不制虎武勾三神,又要勾陈克制游都并玄武所临之地盘假令癸巳日,昼贵巳临申逆行,勾陈丑临辰,游都临玄武亦临亥,此勾临方克游都临方,出兵大胜。

范蠡曰:“勾陈为主将,玄武为客将,旺相者胜,囚死者负。勾克武,主胜;武克勾,客胜。”

贼位,贼所居之方位也,其位宜勾陈乘神克之假令甲子日干上午,辰作玄临子,阴贵乘未临卯顺行,亥作勾陈临未,克贼方之子水,此勾克贼方神也,出兵大胜,此只论地盘即知之矣。

若勾陈临贼位上,天乙不拘立于何地,但要乘神克制勾陈之地者,吉如丙申日干上寅,夜贵酉临子,贼在卯方;主将行年在巳,日干丙加申,是日刑辰又克辰。行年巳上见寅,白虎乘辰加未,是主将行年上寅克白虎所乘辰土也。勾陈乘大吉,是行年上神克勾陈也;贼方卯上见子,是勾将克贼位神也,利为客先举者胜。

《灵匣经》云:“主将行年克勾虎大胜,不然勾克玄亦胜。勾陈所居之神能制所攻之神,必胜。所攻之神与勾陈并,贼胜。天乙乘神能制勾陈乘神,是为敌降如乙未日反吟,贼居寅地,阳贵子临午逆行。勾陈乘申临寅立贼方,天乙在午,能制贼方勾陈之申金,出兵亦胜。

占,占战也;初,初传也。凡占战斗,初传得天乙、六合、青龙、太常,大利。《集灵经》云:“用见天乙,出兵大捷,拓地千里。见六合,得贼玉帛子女。见青龙,得贼营寨、府库、钱财。太常,得贼衣服、缎帛、旗帜,大胜。”《金匮经》云:“天乙临大将行年,或在有气之乡,玄武临死囚之地,大胜。”

八将者,蛇、雀、勾、空、虎、武、阴、后也,此八将俱为凶神。各有论,各有主也,《集灵经》曰:“用见螣蛇,惊恐伤损。见朱雀,士卒作乱,妄作口舌。见勾陈,战伤被擒。见天空,士卒欺诈。见白虎,士卒死亡疾病。见玄武,战败,军中多遗失偷盗。见太阴,士卒怯弱,私匿隐藏。见天后不战自败,将亦无权。”

《金匮经》曰:“玄武临日辰,遥克时上辰者,勿与战。”

日上孤雄子孙胜,干支切忌父官临。财神六处相逢恶,尤畏害刑白虎凶。

日上,日干上也。子孙,干所生之神。子孙能制鬼,故日上有子孙者胜如甲辰日,干上午,辰上申,申为甲鬼,被甲上午火克之,贼虽强不能为害。

孤雄,亦名战雄,战雄临日客胜,临辰主胜;对冲为战雌,临日客败,临辰主败。大将知此,当得坐雄击雌之法。

生干者父母,克日者官鬼,课取子孙制鬼,若见父母爻,则克子孙矣,乌能制鬼哉?故与官鬼并忌之。如六处无鬼,支干上见子孙,则为脱神。

财,日之所克神也,能生鬼,故六处亦忌之。六处,谓日、辰、年、命、三传、正时六处。若此六处无鬼。亦不忌财。课传全财,贼神又旺相得地,占贼已到边境。将星乘子孙克游玄或贼方之神者,吉将星驿马后二位是。

六害、三刑并白虎,更不宜六处见之,日辰年命逢此三神,其凶更甚如午日丑加午,此害气临辰,客胜。假令主将本命甲子,但逢甲、逢子年月日时,俱是伏吟,逢庚午为反吟,逢卯是三刑,未是六害,遇此勿出兵临敌。又如主将年命在子,六甲日反吟,阳贵丑临未逆行,白虎临子,此白虎临主将之命,又辰临子,天罡克主将之命,俱不可战。

《心镜》云:“六害来加年命上,此时攻战自遭刑。白虎若并凶更甚,日辰遥克切须明。”年命上忌魁、罡、螣蛇凡言年命,皆指主将而言。

害,六害也,子未、丑午之类。

狱寇炎从并九丑,二烦网祸有灾臻。生孤建旺罡雄相,主将宜居击对辰,

狱,天狱也。初传囚死,罡加日本日之长生,墓加同类,仰邱俯仇邱即墓也,为天狱卦;传中更值灾劫刑害,灾,灾煞;劫,劫煞;刑,三刑;害,六害,其凶更甚。此课惟甲乙日辰加亥,为罡加日本;未加寅,为墓加同类未为木墓,寅为甲乙之同类;又为仰邱俯仇寅上见未为仰邱,未为寅克为俯仇,的为天狱卦。庚辛日罡加巳,丑加寅亦是,巳为庚辛之本,丑为金墓,寅上见丑为仰邱,丑被寅克为俯仇,但罡不克日本,墓不加同类,为祸稍轻。六甲、六乙、六辛、六庚,凡二十四日,共有二十四课;余虽有罡加日本,却无墓加同类、仰邱俯仇,俱非此例。

寇,天寇也。太阴加于分至春分、秋分、冬至、夏至前一日之支为天寇卦。炎,炎上课,三传寅午戌。从,从革课,三传巳酉丑。《克应经》云:“炎上防火炎,天将或地盘见水为有救。从革防战斗,天将或地盘见火为救。金日遇炎上,木日遇从革,尤凶。”

九丑,亦卦名,谓乙、戊、己、辛、壬、五干,临于子午卯酉四支,此十日为九丑日。此十日内遇大吉加本日干支,又大时、小时二煞加日辰或在传内,出军忌之大时就正月在卯,逆行四仲,小时死囚在月建上是也。

二烦,天烦、地烦也。日宿加四仲,天罡加丑未为天烦卦;月宿加四仲,天罡加丑未,为地烦卦。如日宿月宿加四仲,天罡不临丑未者,为杜传。日宿月宿即太阳太阴躔度,俱详台历。

网,天网卦,正时并用神俱克日干,是为天网卦。

四立前一日为四绝日立春、立夏、立秋、立冬,前一日,四立之干临于绝日之干,为天祸《观月经》又以绝日之干临于四立之下为天祸,未知何出。

以上九课,举兵俱凶,故云有灾臻,总承上句而言也。

生,生气也;孤,空亡也;建,月建也;旺,四时之旺气也;罡,天罡也;雄,战雄也;相,四时之相气也;辰上,七辰所对之宫也。言主将宜居此七神,以击对宫,大胜。《鲁氏占》曰:“背生击死,背孤击虚,背建击破,背旺相击死囚,背罡击魁,背雄击雌,百战百胜倘不合此,坚壁待时。”正此之谓。

课体分主客胜负时

元首忠良先举宜,逆后重审搴旗知。知一比用须和允,涉害察微要见机。日遥神遥分主客,昂星刚柔各稽迟。伏吟主静返吟远,别责八专利出奇。

凡以六壬占兵,先审卦义,详其吉凶,而定其战守奇正,然后举兵。

下贼上为用者,卦名元首,主臣忠子孝,闻事皆实;利先举,未利后动,利为客,不利为主。

上克下为用者,卦名重审,主下凌于上,多事不顺;此时行兵,利后应,不利先动,利主,不利客。

比用课为用者,卦名知一,比者近也,占人不出邑里,占贼皆在近处;此时行兵,进退孤疑,是和允之兆。

涉害课为用者,卦名见机用孟、察徽用仲,主作事稽留,忧患难解;此时行兵,当审其后,察其后而动,否则恐致伤也。

遥克为用者,卦名蒿矢神遥克日、弹射日遥克神,射无所中,诸事皆轻;此时行兵,虽凶无畏。蒿矢利主,弹射利客。

昴星刚日卦,名虎视,主动,出兵欲动,忌关梁稽滞;柔日卦,名冬蛇掩目,主伏,利于伏藏,若我往攻彼,必潜伏不见。

伏吟课者,天地相同,诸神各伏其位。刚日伏吟,欲行中止;柔曰伏吟,伏藏不起。此时行兵,关梁杜塞,贼不越境之象。

返吟课者,天地相反,诸神各易其所,祸从外来,子逆臣奸之象;此时行兵,事多反复,尤宜审忌。

八专为用者,此课阴阳其处,主客不分,此时行兵;遇敌必战,要当时旺相为吉,又宜持正。

别责为用者,此课借径而行,倚仗别物;此时行兵,须外助方可,否则怯懦也。

两军对阵第二十五

两军对阵欲交锋,先看军容用计攻。阵是圆形宜用火,若教方体木当从。旗帜忽然青作色,也须白旄往前冲。更审八方谁出马,克刑择吉谁张弓。

主客既定,胜负已明,则于交阵欲战之时,夫得无作用哉?于是观其军容若何,始出奇以应之。军容者,军之阵势与旗帜形色也。如敌阵作圆形,此金阵也,我则排尖阵以破之尖者火也,取火克金;如敌阵方形,如土阵也,我则排成长阵以破之长者木也,取木克士;如敌阵所张旗帜衣服,皆纯青色,则是木气,我即用白旗白甲以应之白,金色,金克木;五方之色,以克彼者为胜。

四方,八卦之方位也。当用奇门休、生、伤、杜、景、死、惊、开,如八卦位,看敌在何方出马,我则取克彼刑,彼出吉门以接刃如彼自死门来,我从生门出应,是择吉也。如彼自兑位出马,我从离位张弓,是克他也。刑是十二支之三刑。

以实击虚虚击实,因奇用正正还奇。彼劳我逸攻宜急,我众他微可用围。

兵法云:“实者虚之,虚者实之。”如敌空虚,我以实击之,是实击虚也,如敌实我设虚以击,是虚击实也如玄德因刘璋之弱而得益州,是以实击虚之事。张飞以二十骑拖柴扬尘退曹兵百万,是以虚击实之事。

敌设奇,我因其奇而击之以正如曹操遣蔡瑁诈降周瑜,而周瑜遂因以奇破曹操。敌用正来,我破其正而击之以奇如韩信拔赵之类。彼军远来,是劳也,我宜急攻之。彼兵寡将微,是我宜围之,以俟其自败。其虚虚实实、奇奇正正,妙用多端,不可一言而尽也。

锐气勿攻衰气胜,乱宜击整懈精追。洿下正当澭水浸,顺风切记逞炎威。

兵法曰:“锐气勿击。”锐气,朝气也,士卒在朝,其气方锐,至午后则衰矣,击之则胜。乱,军之行伍阵法紊,我以整击之,则胜。懈,彼军志气懈怠,我军精猛,击之则胜。如彼军站立洿下,我于上流空水以灌之。如临阵以顺风,宜用火烧,此人事之作用,不筮祝而知者。若用六壬,依《兵机总要》诀例占之:“发用雌雄定输赢,胜负初传天下评。年命支上空虎胜,本行贵旺武衰赢。勾陈玄武攻方利,陈覆攻方责克亨。日辰武伤时克武,季赢孟败视罡星。”此总要占诀也,注见前《主客胜负》篇内。

急出从神第二十六

急密发兵从急神,私门卯下用机深。旺与克玄方莫去,须向天罡与太阴,

占者用兵遣将,约战,此正体也。设未阵之先,猝有不虞,则速急发兵应之,当统兵向六合与太冲下以备六合为私门,太冲卯也。至干旺方与克我之方、玄武所立之方,都不可往,宜往天罡、太阴之下,

占贼去留第二十七

贼兵去否斗罡寻,孟未仲季季远奔。大吉过干贼已出,未过潜住欲来侵。

夫既定胜负而后战,则贼必弃甲曳兵而走矣。然犹疑其未去,则以斗罡定之。斗罡,即天罡也。月将加时,斗罡加孟,贼未去;加仲,将发;加季,已远奔矣。《兵机总要》云:“加季如今过远出”是也。

又《灵匣经》云:“大吉加于干前一神,是谓过干,贼已过关;如未过,则贼潜住,尚欲来侵我”假令甲子日,大吉加卯,是过干,贼已出界。若临寅或临丑,是未过关,贼尚未出。

分兵追袭第二十八

鲁都临处知贼去,阴空临之不可围。魁罡如入遭囚系,鲁勾相生赂释贼。

兵言穷寇勿追,若欲追之,则当以鲁都看贼之所息。《经》云:“游都察贼至,鲁都察贼归。”是也。游都冲处即鲁都,鲁都临支,贼尚在近处;若临干去日又远,贼已远去,不可追,即因天罡加孟仲季决之亦是。若鲁都入空地,并太阴之下,不可见;太阴为阴私藏匿;空亡,入空。斗者,天罡也,天罡为牢狱之所;魁,天魁也,天魁为幽禁河之地,贼入其下,必遭囚击。至于分我军之法,择吉神将之方,并刑克鲁都之方便是。又有鲁都生勾陈,为捉人受赂而释贼之说。

伏兵前后第二十九

恐贼埋兵居要程,支干上决最通灵。巳申子卯来覆立,寇敌奸心布伏兵。旺相带刑逢必战,空亡体废不来争。干伤在前支伤后,支干俱损莫惊冲。

日行险隘,恐人谋害,当以日辰时三处决之,日伤勿在前,辰伤勿在后,时伤勿在中此与前《兵机》、《心镜》合,但彼不取时耳。

又曰,斗罡加孟勿在前,加仲勿在中,加季勿在后。若天罡加日辰,必有恶人蹑我踪迹,宜急去,

渡关觇贼第三十

见贼行程渡关方,行年岁月日冲难。支干上将休囚恶,旺相相生去即安。魁罡蛇虎尤当忌,向国方门要细研,

渡关,谓我军欲渡彼境,觇听贼所虚实,先看大将行年本命,不可与太岁日月冲破相克,即在太岁日月冲破,亦不可轻去。《经》云:“凶不凶,视破冲。”是也。破神,子破酉、卯破子之类。冲,十二宫对冲。

《玉门经》曰:“差人觇贼虚实,日辰上见旺相之神,更与日辰相生者吉;见休囚之神,又与日辰相克,则不可去。”

蛇,螣蛇;虎,白虎;魁罡,辰戍也;若辰戌乘蛇虎二神加支干年命上,或加去方门上尤最忌方,所至之方也;门,去使所出之门也。

行年岁月日冲否。若向冲阴有庆还,亥午罡临人宅吉,出军玄武畏方难。

主将行年若在太岁、月建、日冲下,不可去一作差人行年。此《玉门经》断法,《玉历钤》作“本命行年,忌见日辰上对冲之神。

冲,太冲也;阴,太阴。岁后二位是太阴,太冲临处可去,有喜。

还,回还也。《玉帐经》云:“令人探贼,出天上太冲下,则人鬼不见,又宜太阴之上探之。”正此意也。

人宅,即日辰也。《玉门经》云:“日辰上得登明、天罡、胜光,宜急去。”

玄武畏方,是克玄武之方也。《灵匣经》曰:“玄武乘神能制所往之方,出兵大胜。乘神畏所往之方,凶。假令武乘胜光,不宜往北方。”

迷路求通第三十一

迷路申辰下可从,三途罡孟左宜冲。仲中季右依之法,阳左宜令阴右通。两路日良趋左大,辰良右小断无壅。

我军度关,去国已远,一时向导不及,迷失路途,或二三路相杂,则不可不决也。

申传送也,辰天罡也,二神临方有路,黄帝云:“军行迷路,若功曹、传送临日辰,前路通;天罡蛇虎临日辰,前路不通。”《兵帐赋》云:“洿泥之地,天罡指处堪行。”又云:“错迷失路,参角堪前。”参,申宿;角,辰宿。

逢三路,未知从何路,则以天罡加宜孟左去,加仲宜中去,加季右去。《七十二占》同此。

阳,六阳之神也,子、寅、辰、午、申、戌,天罡临此六位,宜往左。阴,六阴之神也,丑、卯、巳、未、酉、亥,天罡临此六位,宜往右。此又一法。

设逢两路可疑,日上吉可向左道,或大道去,吉。辰上吉,可向右路,或小路去,吉。《兵帐赋》云:“两歧惑意,日辰左右。”即此之谓也。

昴星俯视关梁杜,猴虎干支有路踪。若见罡魁蛇虎阻,未虚临处更休攻。

阳日昴星课为仰视,载在起例。凡遇此等课,主关梁杜塞不通。

猴,传送之属;虎,寅也。二神临日辰,前去有路。魁、罡、蛇、虎四神加临日辰上,前路不通。《兵帐赋》云:“神后多池,小吉阻道。”盖神后子也,临处必有水池。小吉临方有井泉。未,小吉。虚,子中宿也。攻,治,谓治装前行也。

中途防截第三十二

远涉途间怕贼邀,加时占测好推敲。巳申子卯临支后,立于前路欲指挑。不临支干兵离远,如到干支近我巢。旺相带刑逢必战,空亡休废且虚跑。干为大路支为小,胜光之下看哮咆。

《玄女经》曰:“间关千里,须防邀截。则以月将加时,看丑申卯子。临支主有兵在我后,临干主有兵在我前,相挑欲战也。若此四神不临支干,兵离我远,即无邀截矣。如到支干,是欲近我巢穴,宜备之。且看贼神在何方上,如抵旺相,又带刑杀,此大战之兆。如抵空亡休废,不过虚咆一番耳。”胜光,午也,主道路,加干,贼从大路来邀截;加支,贼从小路来劫此出《兵机天镜》。

觅水求粮第三十三

觅水须求未卯方,劫粮戊已吉临藏。玄神克处克干得,丑未临方也最良。

孙子云:“因粮于敌。”则迢迢关外,非劫何以取足?于是取水则向卯未方大吉。盖未中有井宿,其下有井泉。其为天汉之源,其下有河,故卯为天河,未为地井。《兵帐赋》云:“寻房井之清泉。”又云:“欲掠他乡,戊己须逢吉将。”戊已,是以月将加时寻本旬天上戊己,上乘吉将,主得粮也假如甲子旬戊己在辰巳,若天乙青龙等吉将临于天盘辰巳之上,出掠必得财。

玄武,贼神也,我要行劫,我即是贼,故要玄武乘神克处劫之;若玄武乘神克日干,亦可得也。《兵帐赋》云:“潜起掠地,玄武须旺。能制干支,我军大获。若居四季,忌甲乙东征;若乘功曹太冲,忌庚辛酉向。”余同此。

若丑未临方,亦可劫掠。《兵帐赋》云:“欲劫军粮,向秦吴大获。”秦,未之分野;丑,吴之分野。

我有粮有水,兵有所恃,自此而潜伏劫掠,自此而拔邑攻城,自此而遣行间谍,与敌往来,无有不豫矣。

潜兵劫掠第三十四

潜兵劫掠最为强,先察三传端的详。初为本国中为将,未为外虏乃他邦。初中克末无人境,获功无劫得财粮。初生末处人逃彼,末若生初贼虏降。三传获克休囚位,两家敌战尽遭伤。初中囚死末旺相,退兵自守莫惊张。初中旺相末传死,直捣巢邱锁逆王。

此以初传为中国,中传为主将,末传为所攻之国。如初克末传,是我克他,如入无人之境一般,获财无数。初传生末,则我之士卒反有逃入彼阵者。末传生初,主贼虏自来投降,不但得财而已。若三传战相克贼,彼此俱有伤败。初中囚死,末反旺相。宜按兵不动。末传囚死,初中旺相,则直捣丘巢,以锁叛逆之王来此出《兵机天镜》,只以三传分主客胜负,全不计较日辰。愚谓日辰乃三传本也,岂可只用传而不用日辰哉?宜照《神枢经》,以日为彼,以辰为我,辰克日上神与辰上神克日上神者,可肆兵劫掠;若日克辰,与日上神克辰上神者,不可劫掠,且防贼来劫我。月将临玄武,可擒盗不可劫掠;太阴乘玄武,可劫掠而不可擒贼。

追兵既去,我亦可渡关觇贼矣,但恐贼兵尚有伏吾前后者,未可知也,于是则以巳申子卯覆立支干为有埋伏,不覆则无。若贼神旺相带刑,逢之必战;休废空亡,则不来矣。巳申子卯四神伤干,贼伏在前;四神伤支,贼伏在后;支干俱伤,前后有贼,岂可妄行冲击哉?

此出《兵机天镜》,若《玄黄一秤金》说又不同,再详之:

前后巳申子卯看,临支在后落干前。日临辰上前防寇,支若临干后备奸。亥子临干居大路,如加辰上小衢潜。

此以四神临支,贼伏后;临干,贼伏前;不临干支,则无贼矣。

《灵匣经》云:“只取子卯巳三神。”《兵机总要》曰:“太冲、胜光、河魁、登明四神加日辰,后有贼。”此与《灵匣经》、《兵机天镜》俱背谬之至。

日往加辰,贼在前;辰往加干,贼在后。《兵仗赋》云:“辰加于日,防贼兵于后惊;日覆于辰,备敌卒于前扰。”是也。若亥子临干上,贼居大路;临支辰,贼居小路。黄帝曰:“占盗,课得四上克下,不可劫,以祸从外至内也。四下贼上可劫,以祸从内至外也。课传得六阳,宜潜匿行劫;得六阳不宜。干支上下,互相克贼,我劫他,他亦来劫我。”

攻城拔邑第三十五

阳城龙首亥宫求,巳尾申腹寅背周。阴城首尾背腹反,宜攻背腹莫攻头。支干旺相贼当败,初中克末有功收。末绝初中有气胜,初中无气主凶忧。

城,所攻之城也。阳,阳日也;阴,阴日也。凡攻城者,莫犯龙头,宜击背腹。阳日龙头在亥,尾在巳,腹在坤,背在艮。坤,申中卦;艮,寅中卦。阴日龙头在巳,尾在亥,腹在艮,背在坤。若支干旺相,更初中克未传,必获破贼杀将之胜。

绝谓囚死也,有气旺相也,未传囚死,初中有气,攻城大胜。初中无气,末更旺相,主将必有凶优,逢此者宜择吉,保守营寨为上。

《兵仗赋》云:“龙头莫犯.支干以休囚;背腹宜攻,要日辰之旺相。”莫解。阳城阴城,非阳日明日,如我在南而城在北为之阴城,我在北而城在南为之阳城,我在东而城在西为坎阴,我在西而城在东为坎阳,当以此为正。

遣使入敌第三十六或间谍,或讲盟好,

遣使去人年日辰,切防其上斗魁临。年门生吉相冲否,申入传中吉将歆。年日辰防太岁制,行干尤畏到干侵。

年,行年也,去使行年、日辰上魁罡加临凶。《兵仗赋》云:“发使方行,年路支干。切忌魁罡,亦忧返伏。”反吟伏吟卦不宜遣使。

所往之方为门,若门上神与去人年上神相生则吉,相克凶。《兵帐赋》云:“门伤年处路遇殃,而凶将灾深;年制门时带病归,而吉神祸消。”如月将加时,门上神制年上神,途中有疾;年上神克门上神,带病而归。二者逢吉将有救,灾浅。

申,传送也,三传行使初发时,传内有申者吉;申上乘吉将,虽不入传亦吉;入传又乘吉将,更吉也。盖传送乃道路之神,故不入传亦宜推之。《兵帐赋》云:“初宜参宿,不然要乘乎吉神。”是也,

又去使行年日辰俱畏太岁克之假令四季年丙丁巳午日行大吉,盖日火生岁土也。庚申辛酉日行亦吉,岁土生日金也。壬癸亥子日行大凶,岁土克日水也。太岁与行日相生吉,克凶。

行干,行者初发之日干也;到干,到彼处之日干也。侵,亦克也。大抵行日与到日相生吉,相克凶。然行干可定,到干不可定,只以至彼处行事之日为主。如下书到彼处,不论某日下书,择一日与去日干相生可也。

江河除定危开上,行间差人未敢嗔。探贼宜从天上耳,去探密地驻方奔。

从魁为九江,太冲为三河,若三河九江临于除定危间之上,差人行间,甚吉也。假令正月定日在午,午上见卯或酉是也。月建前一日为之除,五日为之定,七日为之危,八日为之开。

探贼消息,向天耳临方吉,乃天上丑未之方也。探人密事向地耳临方吉,乃天上卯酉之方也。《百煞歌》曰:“天耳天目宜探听。”春辰、夏未、秋戌冬丑为天目,对冲为天耳。盖耳目下宜探听消息也。

《一秤金》云:“凡遣使行间谍,要干支上刑克不相和,然后可用谋反行间。若上下相生相合,彼之君臣一心,将卒一体,虽欲反间,何隙可乘?”此大有理。

又书云:“行间若得传送发用,又乘朱雀,主谗言易中。”此亦有理,并附之。

差委的否第三十七

差委的否意如何,相生旺合事无他。刑克囚死妨误征,别行更改更搜罗。可差必定差伊去,天将初传品揣摩。

凡遣使,须看其事之成败,而其人品要的。如日辰得吉神吉将发用,生合旺相,则斯人可往,而事无他虞矣。若用神囚死刑克,此人必无力量,必不诚实,而误我正事也,必须另择个好人去,即可去得。

以发用天将决其人之才品能干:天乙主人厚重有体;太常主美服好饮;青龙主多财有变博;朱雀善言词,能以诈欺人;太阴恐以私情输敌;白虎力过人,有威;天空言不与实;螣蛇性暴躁;六合得朋友之助;勾陈思虑虽滞,有擒纵之力;玄武善饫人情实,然多邪淫;而天后美貌,柔而不刚。

敌使诚伪第三十八

使来辰主日为宾,宜辰制日莫伤辰。日克辰头言不实,辰伤日上语堪凭。

我既遣使入敌,敌亦遣使相答矣,其中或讲罢兵,或言投降,未可轻信也。占之则以辰为主,以日为宾,辰上神宜制日上神,日上神不宜制辰上神,日克辰头,是日上神来克辰上神,我被他制,言必不实;辰伤日上,是辰上神往克日上神,他被我制,言不敢不实也。《兵帐赋》云:“敌使求和,正时占决,支神制干,即为真说。”《七十二占》曰:“敌有来使,下时克日上神,其言确切。”

日辰上将相生吉,人宅六情凶将起。发用日辰空存诡,日辰年忌耳罡隐。来降岁克贵人伪,日受阴伤防患侵。

《军帐赋》云:“下生其上,知诈伪以不行;用生干支,谓阴谋而罢结。”下生上,乃辰上生日上也。盖我占他,我有恩以及之,彼感恩而实向也。

人宅,即干支也,干支上见六情之神,各以其情断其奸谋灾异《军帐赋》以申、子、亥、卯、辰、未为六情:申子为贪狼,贪而无义;亥卯为阴贼,潜为寇盗;辰未为奸邪,淫泆而狂忤。凶将乘之,尤可畏此出《天元历书》。

若发用并日辰上见天空、朱雀,来人诡诈,盖空雀皆虚诈之神也。《兵帐赋》云:“将推课休,朱雀用起以奸谋。”《七十二占》曰:“朱雀加日辰,其言奸诈。”

耳,天耳也,春寅、夏巳、秋申、冬亥。罡,天罡辰也。阴,太阴,天乙后二位之神。言主将行年与日辰上,切忌天罡、天耳、太阴临之,天罡凶神,太阴蔽匿。《兵仗赋》云:“天耳临年日辰,来使潜机。”又云:“角阴日辰年而奸谲。”角,辰宫星也。

岁,太岁也,上神克贵人天乙为虚诈也。占来降,不论课传,只观岁贵。太岁上神克天乙乘神,其诈无疑假令太岁在申,六壬日申上见神后,贵人系巳临丑,被岁上子水克之,是为降也。

末句“日受阴伤”,谓日干被日之阴神克也,假令丙午日干上寅为日之阳神,日阴寅上见亥水克日干,是谓日受阴伤,利主人也。《兵仗赋》云:“外国人来,岁神克天乙而祸至;他邦情异,阴神贼日辰以愁之。”是也。情异,谓有异心也一说为日辰而言之,谓日辰受用阴阳克之也。

敌约往否第三十九

敌约曹冲子巳推,日辰上见诈谋来。子申亥卯并辰未,定是虚谋莫乱猜。

敌使虚实,以来降来说者说。至于敌人来约我,则诚伪在敌,主其可往与否,亦不可不占也。

法以日辰上见功曹、太冲、神后、太乙四神,皆为诈伪,不可往也。《军帐赋》云:“后乙曹冲,临日辰而伪诈。”是也。《玉历》云:“申子为贪狼,亥卯为阴贼,辰未为奸邪,此六辰临于日辰,皆主虚诈。《玉历》,天文书也,六壬取之。

据成书所载,皆以神将吉主可往,以神将不吉不可往,其实有善赞军务者,约之诚固可往,即约之诈亦当随其诈而入其虚,预设防备,明践盟约,如鸿门之宴、河梁之会,虽极凶险,其实甚平稳也。

将心不宁第四十

将帅心惊视日辰,魁罡夜袭后冲霖。青常便信虎勾陈,朱雀螣蛇恐有真。

兴师日久,忽觉将心不宁,何以占之?则视日辰上有魁罡立者,主当夜有兵袭寨。若天后、太冲加之,主有霖雨,盖天后为雨泽之神,而太冲为天河故也。青龙、太常有使信至,白虎而伤病,勾陈被捉斗伤,大战将至,朱雀螣蛇,恐怖惊吓。

行军见异第四十一见兵而主将忽然心动才占,不动则不必占也

行军见怪忽然间,天象禽星以类占。倘或类神无此物,研诸四课卜三传。

行军之际,有非所见而见者,即谓之怪,非必山精水魅。看是何物,以天上二十八宿禽星辨其宫分吉凶。倘或类神不载,则以四课三传吉凶卜之。以月将加时,视天上类神临何辰,以所临地分之神与日干较其生克定吉凶,更以天将详之,休咎见矣,

附行军见异诸占

物类分宫:

子鼠蝎燕丑犀牛,虎豹猫狸寅上求。卯兔驴骡狐共取,鱼龙蛟蜃鲞辰求。蛇蜴蟮蚯蚓巳内,天马獐鹿雀午头。鸠鹰雁鸽羊鹳未,申鹏鹅猱及猿猕。鸡鸭鸟鹊酉见鸦,豺犬狼獒戌土留。猪豚狳熊皆属亥,十二宫中畜类周。

军中见龙:

凡军中无故见龙者,百日血光之灾,龙喷火,主混沌大战;若忽见骑龙上天,诏书立至;龙云转磨,大将起兵。又曰:龙坠地者水灾,龙鸣有大雨;闻龙说话者,圣人出世,文武争锋,大兵作乱之兆;见龙取水者,忌行兵;出水者,行兵大胜。

军中见蛇:

蛇者,大凶之兆,如见寅申,亦有阴谋事,并主敌兵至。如入营伤人者,夜有贼偷营;蛇当道,前防敌兵,不伤人者无害;蛇盘旋金鼓上;大将劳心,不可出战蛇截道,若安营帐埋伏固守之则免难;遁入水者有喜,可速进兵;蛇入帐上或床上盘者,勿得杀之,主生喜,若祭祷山川,则敌兵自败来降;蛇自营内出外,主军中溃散,宜大将禳之吉。

军中见牛:

行军见斗牛冲阵,主兵败之兆。若二牛相斗,胜牛来者胜,败牛来者败散。

军中见马:

马,龙驹也,见马跳舞者喜兆,有休兵息争之意。马食砂石者,遇敌兵,大胜;马忽生角,主阴谋事;马忽产人形,大兵将起;马望月而嘶者,有大兵至,宜备之则吉;马作人言,主将士灾伤,言吉宜固守,吉凶宜杀以祭;马产子自食者,主阴谋伤害士卒,宜杀此畜与众兵食之,吉,或杀之埋于刑方;马出战张尾者,主先胜后伤,宜谨守勿战,三旬内出阵不利主将;马回拗膝及咬主衣,有奸细;马产青驹,将军战胜,取封疆之兆。

占鸟:

军中有飞鸟宿于鼓金旌旗者,为客兵至;若作巢者,将凶;鸟入水化为蛤、为鱼,争地之兆。群鸟随我军出阵,敌兵不战而走;若成群冲阵者,贼兵胜,鸣者凶极。

鹰鹞入营捕鸟,主敌人分散来劫掠之象,捕得鸟去大凶,未捕得去吉。

飞鸟成群集大旗杆,须防伏兵,军中宜设备之,出阵不吉。

大鸟入营不知名者,敌设奸谋,起兵固守则吉。

鸦飞鸣者,防兵溃。

鸠鸽于营中作斗及鸣者,七日有暴兵灾生,不然或主营寨有虚惊。

野鸡飞叫入营,主兵难住,有兵患兵灾;若后向飞前,应在他营;前飞向后,应在我寨。

鸱枭飞鸣前后,军心失机,兵势不坚,主将宜安抚士卒,申明号令则吉。

白鸟入军主兵灾,更看巢于何处,旺方灾轻,刑方灾重。

飞鸟衔花落军前者,大将得众心,出战有功,大喜将至也。

彩鸟飞翔,从岁德上来者,主暴病,伏兵冲阵,防兵怪及奸谋。

百舌鸦营,敌有奸计,五更有贼劫寨防之。

赤鸟入军,有天神助阵,主喜。

营中夜间怪鸟鸣,于鸣处立旗、磨兵器、禳之吉,旺方有可,忌方贼至。

莺语营中,主将出阵有声名,且得君赏赐。

鹌鹑成群入军,主士卒多淫奔,获鹑出战胜,不获反被敌伤。

杜宇入营,主贼凶我吉。

鹳入营,主天雨。

鹤入营,主朝廷有恩诏至。

占虫类:

军营中无故有虫出没,是为兵溃人离之兆。

鼠咬兵器皮条,主兵溃散,迁营吉,守旧凶;鼠咬弓箭衣服,主敌人以妖术害我,可速移营;白鼠随军,获之主有战功,须以来方决敌在何处;群鼠出营,主文书、火发、贼来,若移营免灾。

蝇螨不时集营,主士卒瘟疫痢疾,迁营祭祷可免。

蝴蝶飞集营中,防有奸军,过三日后无竟,且主士卒迷恋。

蝼蝈在军聚鸣前后,防营内有大灾,大将当赏犒三军,免惊。

占兽类:

行军有野兽冲阵者,不祥之兆,获得者小吉,不获者大凶。

军中见异兽不识者,看有爪牙否,有爪牙三七日月有敌兵至伤人,无牙爪不畏。

狼虎入军,三七日防战,先行兵者凶,后举兵者胜;获者吉,不获者凶。若行军前后有狼虎鸣者,防暴兵侵斥,在申方有战争,三军宜固守则吉。

野狐入营,主军心不宁,获之则吉,不获者凶。

熊罴入阵,获得无损,不获伤人,从天德天喜方至者,主大将生子。

野兽夜间过营鸣者,移营则吉,日间鸣走绕军者,逃亡之兆,移营赏众可免。

占军器:

军中以金鼓旗为三皇,旌角麾铃铎为五帝,大将进兵则用鼓,收军则用金,大师则建旗,招军则用麾,催军则用角,建阵象方则用旌,旌小旗也,传事出入则以铃铎,俱军中之用器。

若声雄者军胜,声低者军败,无声者为国势去;无故自鸣者,主大兵将起;无故自裂者败凶必速;忽生光华者,客兵至;或如染血,或似涂泥,或分溃,不出三旬大败。

旌旗麾带无风似有风者指敌,我将胜;背敌,敌兵来;若有风似无风者,将威;上指,将易;若有风下垂者,军士自服;若火烧者,将妇拜佛;若无故自飞起者,兵溃。

金、石、丝、竹、匏、土、革、木,乐器也。若声音和,主世有清平之庆。音声杂厉,主有乱离之事。若食器中忽变血色者,将军战胜有功。

盏碟作声,刺客至。不用自迸碎者,大将更;又囚徒主逃。

将军刀剑生血斑,大战有功,抽剑不出鞘,有阴谋事。

刀剑自折,客吉主凶。刀剑有火光,客至防战。刀剑自鸣,大战有功。刀剑火焚,上将罢。刀剑化鸟,将士散亡。刀剑化神鬼,将立功勋。刀剑似大摇棹,速有大战,又主兵散。刀乱响,恐防混战。

驴马奔咬,军旅不利。

兵器作人言,吉语则吉,凶语则凶。

马厩火焚,大兵将起。铁甲喷火,不日交战。

枪头生火,敌客生侵。木驴自走,千里行征。轻车有滞,君王不诏。刁斗自飞,兵回将易。

占城营屋宇

凡城营房舍,无故生火照耀,其地荒凉,庶人为官。

城营吐火光赤色,兵溃。

宫殿臭气,大凶。

宫门自开,臣叛;自关,主兵入境。

屋舍自香,生贵人,又曰神仙自会。

宫殿声鸣,主更人离。梁柱自折坏,主凶。账房自鸣,宜赏军。

屋舍有鬼唤者,宜修福,又曰人亡。

关锁不能开,防奸人。屋舍忽无,此地必战;屋舍忽添,年内大熟。

宫殿内忽有胡人现形,主有焚戮、兵战、将更、地没。

占北斗:

紫微垣乃天皇帝座,北斗为之拱卫。若有赤气入斗,一年内大旱,又主外兵主境。黄气入斗,君恩臣义,国正条明。白气入斗,八月内大兵作战。青气入斗,文贵武伏。黑气入斗,妖兵大作,又主大水。紫气入斗,君圣臣贤。

袁子曰:凡占见异,当以月将加时,看日禄泊于何官上,即从日禄上起五符,次天曹、地府、风伯、雷公、雨师、风云、唐符、国印、天关、地钥、天贼分布十二宫分。看所见之物,或异鸟飞来,或风起卷旗,或马嘶蛇入,或旌旗不动而自动,或金鼓不鸣而自鸣,从何方神上来,从何方神上起,即以其所见之时占之,吉凶自见。

如五符方位有鸟来,主有喜信,所谋皆利。天曹亦主有文书喜庆,无灾祸也。地府战则成功,有奇喜。风伯主口舌,宜固守营寨。雷公主大雨滂沱,虽有召唤,亦不可出,安防灾祸。雨师出行不宜远途,大雨淋漓。风云主憎嫌,且防有贼,不可举兵。唐符主大溃,和谐宫府,大兵至此,所求遂意。国印主皇恩喜诏,或有赐赏,并文字、求谋称意。天关宜伏兵守寨,兴兵则悲。地钥当提防失财,招唤莫出,以免灾咎。天贼口舌争嚷有惊,更提防奸诈,谨慎免忧。

以上十二条,吉至则顺受,凶来则修德以祉之。

途人善恶第四十二

遥望人来子孟良,仲商季恶立天罡。持凶器看支干上,巳贼卯冤亥子强。辰戌功曹传送更,胜光并酉欲潜藏。

途路之间遇见有人来者,未审善恶休咎,看神后子临四孟四孟者,寅申巳亥,好人也;神后加仲是商人,加季是恶人。

立天罡,我立天方罡以避恶人,则恶人不敢近我。若见舟人来,天罡加孟是吏人,仲季同前。《七十二占》云:“军历危险,逢异人宜防备。可向天上天罡下去,此为八极俱张,人不可当。”

执持凶器,若遇持器之人,日辰上太乙是贼人,太冲是冤人,登明神后凶恶之人,河魁功曹传送是吏人,胜光从魁其人欲避难。

此皆行军之途间,或当危险之际,有奸细,若见此等怪异之人,不得不占。

孤军被围第四十三占围之能伤否

被围上克日辰伤,天将重刑有祸殃。神将比生为优矣,日辰年命克凶亡,

万一孤军深入,彼众我寡,前后不及,被围敌境,则或伤或否,突围出方,引军避锋,尤不可不虑也。

《军帐赋》曰:“伤不伤,视阴阳。”谓日辰阴阳四课互克日辰,或日上克日,辰上克辰,必有斗伤。如日辰上神克日辰,而所见天将又重克之,祸殃必至。

神将谓日辰上神将也,比生谓日上与日相比相生,或与辰相比相生,辰上与辰相比相生,或与日相比相生也。《金匮经》曰:“忽被兵围,若日辰上神相生不伤,相克有伤;若天将重克日辰,其凶更甚。”假令甲子日逆贵,甲上见登明,子上见从魁,二将俱为不伤,甲上登明乘太常,子上从魁乘大阴,二天将虽不伤,而太常乃克支,太阴乃克干,亦有害,稍轻耳。日辰与年命相生则吉,相克则凶,

突围出处第四十四

被围欲出向天罡,罡阻绛明玉上详。酉申方明智卯去,玉夜大上河魁方。勾陈制处最为胜,三吉临方云颇强。日辰上下相生吉,相克休囚忌损伤。

太公曰:“兵围千重,斗至必通。”斗,天罡也,《灵匣经》:“被围宜出青龙临方,利若锋刃,八极俱张,其谁敢当?”青龙亦天罡也假令天罡临午,宜往南方,撞而出之。

如罡临方遇有山水之阻,又考三宫时。三宫时谓绛宫、明堂、玉堂也,亥加四仲为绛宫,子加四仲为明堂,丑加四仲为玉堂四仲,子午卯酉时也。《灵匣经》:“绛宫时出传送从魁下,明堂时出太冲下,玉堂时出河魁下。”《曾门经》云:“吉神吉将临日辰行年,勾陈乘神制所出之神,又发用得阴传出阳者,必免难。”《军帐赋》云:“若取出路,从勾制以取强。”一曰:胜光加四季旺神,出勾陈下必克。如春木旺,以午加卯,依本日干寻勾陈临处是也。

二吉,大吉、小吉也,二吉临方突出亦吉。

《军帐赋》云:“龙头莫战,嫌支干以休囚。背腹宜攻,要日辰之旺相。”解见前篇。

抽军避寇第四十五

贼势凭陵我未强,抽军回避看天罡。值孟切宜从右隐,促季还须向左藏。

彼强我弱。不得不引军回避,于是以月将加时看,天罡加四孟,宜向右路去;天罡加四仲、四季,宜向左路去。《神枢经》曰:“天罡加四仲四季,俱宜左避,加孟宜右避。”《灵匣经》曰:“闻贼来追,罡加孟神在内,宜右避;罡加仲神在门,宜中避;加季神在外,宜左避。”

卯酉岁寅阴合并,开星戌亥胜光臧。天盘丑未临方吉,旺相之方切忌防。

卯太冲也,酉从魁也,岁太岁也,寅功曹也,阴太阴也,合六合也,六神临方,都利避难。《龙首经》云:“贼猝然至,宜往卯、酉、功曹、太岁临方避之。”《兵帐赋》云:“前三后二,私门禁户以相扶。”前三,六合卯也;后二,太阴酉也。

开星者,春卯、夏午、秋戌、冬亥。

戌河魁也,亥登明也,胜光者午也,四神临方,避兵亦吉。臧善也,

丑未二神临方亦吉,一云有急事不暇候吉,以河魁加时,斗加孟可入,加季可出。旺方,谓春东、夏南、秋西、冬北、四季四维,不可向之;夏季尤忌,及克日干,更凶,

天乙直符方最忌,日干被克去当凶。子无六合午无阴,三日逃凶讲吉祥。

天乙直符者,与月厌煞同例。

日干被克处,如甲乙日不宜向西,丙丁日不宜向北,戊己日不向东,庚辛日不宜向南,壬癸日不宜向四维。又云,不可以死向旺,如秋令甲乙日申酉尤凶,若攻贼亦忌之。

子方乃六合不临之地,午上乃太阴不临之地,夫阴合二神是天地之私门,利以逃遁,子午之地,既不见此,逃者不利也,慎之,慎之!

渡江过泥第四十六

渡江最怕支神伤,支水干陆两评详。岁乘神后遭沉溺,支干凌冲车橹伤。日遇罡冲风逆浪,支乘神克恶泥殃。

军行异域,欲无涉水渡泥之患,则以支为水路,干为陆路。若渡江者,最怕支上乘神克支,或支克支上神,主有沈溺之灾。

神后加太岁,行船沉没。

支为水,干为陆,太冲加干为车,加支为舟橹,所以行舟之具,若卯加支干,被下神凌之,舟车有损。

天罡太冲加日辰,主大风浪覆舟。《兵仗赋》云:“日忌罡冲,太岁遭虚而祸起。”太岁遭虚,谓神后加太岁也。

支上乘神伤支及年命,又带恶将,过水涉泥俱不利。

天河地井行船恶,土煞水龙过渡愁。支吉干伤舟可渡,鹏池罡指不须忧。

壬癸子天之三河,卯酉辰地之三井,月将加正时,三河有一临井者,舟不可渡也。

土煞、玉皇煞诀云:“土煞子丑巽宫未,寅卯之年坤上收。辰巳居干午年坎,未雷申酉古离州。戌亥二年居艮位,对宫便是玉皇游。”又云:“辰戌丑未为土煞。”

丙子、癸未、癸丑为触水龙日。

书曰:“土煞不宜过泥,水龙不宜过江。”

支为水道,若支上神吉,干虽受伤,渡舟无妨。遇有淤泥之地,只向天罡下去,便得干路。

水战观风第四十七

水战全凭风便方,日干未巳正堪详。白虎风神逢劫杀,飞廉大杀亦风乡。旺相乘杀风速起,休囚无杀乘风狂。

行船虽不宜见风,而战必借风以助威,巳为风门,未为风伯,日辰上要此二神到方有风。

白虎,风神也,逢劫杀、飞廉、大杀,主大风暴起。若日干旺相乘诸风杀,风速起,休囚而又不乘杀,主无风也。

飞廉,正戌、二巳、三午、四未、五申、六酉、七辰、八亥、九子、十丑、十一寅、十二卯。

斑神东转木推出,小吉相逢风迅速。三神忽尔潜空宿,上克下兮风息言。

斑神,虎也,东转谓虎入寅卯之地。盖虎啸风生,未为风伯,乘之必有大风。三神指虎与未巳也。潜空宿,谓二神若乘空亡,又是上克下,所以无风。

巳午雀居曲直课,杀推月日用辰午。更兼寅木相逢遇,飓狂须索煞时间。

巳午为火神,朱雀亦火神。然热极生风,且雀入巳午为入巢。经云“穴居知雨,巢居知风。”是也。逐月风伯,正月起申逆行十二辰;逐月风杀,正月起寅,逆行十二辰。或见发用并日辰之上,与朱雀等会主大风。未为风伯,寅中有箕宿好风,二神会,亦主大风也,惟落空亡风小。

附风雨杂占:

巳为风门,未为风伯,白虎为风神,发用有气,主风,披刑猛烈迅速。虎在东方为出林,主风,乘小吉愈猛。寅申加日,在天乙前,皆主有风,未下即风起。传见白虎,乘有气之神,又加有气之乡,下贼上,必主大风。若知风从何方来,看白虎临何神,如乘亥临酉上正西风,临卯正东风,余仿此。白虎乘小吉受克落空,上克下,即有亦小。

坎为雨,壬癸亥子玄后皆坎类也。离为晴雨,丙丁巳午蛇雀皆离类也。坎临日辰及发用,主雨。离临日辰,及发用主晴。巽为风,而辰巳勾蛇皆巽类也。震为雷,而甲乙卯合皆震类也,巽临日辰及发用主风,震临日辰及发用主雷。亥子二神及青龙在课传刑克日,或日上神者有雨,不入课传无雨。亥子加临巳午未申,是水升火降,主累日雨。亥子旺主大雨,加申酉大雨,乘勾陈久雨,冬则主雪深厚,惟落空及临土受制无雨,北方为退归江湖无雨。龙乘申酉主雨,不以克制论。盖申为水母,酉为兑泽,若旺相雨更大。龙乘旺升天大雨,升天临巳午未申也;乘亥子丑为游乐,江湖不能变化,主无雨,入墓亦然。螣蛇入亥子丑变化主雨,虎临亥子亦有大风雨。

大都虎龙须以披神合看,虎披甲乙先风后雨,龙披庚辛戊己先雨后风,皆取克制之辰为雨日,以五子遁干,干支交战,即雨日也。初传为雨来云起方位,末传为雨止期。子卯相加有雨;子玄武加亥子为入穴主雨,所谓“穴居知雨:是也;毕宿会雨师大雨,月临于毕主连雨。

边夷犯界第四十八

支干尊卑分内外,日刑辰上我赢夷。支克干头强虏逆,日生辰死自亡归。更将刑德推强弱,初外中吾克制夷。

干尊支卑,故以中国为主,外夷为支,此一定不易之理。若日上神刑辰上神,我赢夷之兆;辰上神刑日上神,强虏横逆不顺。即日克辰上,与克辰中国胜;辰克日上与克日,外轸猖獗。若上得相生旺相之神,辰上得死囚空亡之神,夷众逃散,不敌而归。

此自日辰尊卑之分论也,惟《灵匣经》及《兵机快捷方式》等又以刑德分中外刑,日刑也;德,日德也,德克刑中国胜,刑克德外夷胜。又详德刑之地盘生克何如,若俱受刑亦不妙。

然则三传可以不用乎?初传为外末为内,若初中旺相生末,内有奸人与相连。中末旺克初,寇至境边自回。如无气末往生之,宜退谨守,怕有穿窬窃财,将神俱以制刑制支为吉。

然而夷性不测,方土亦异,则当以发用神将决。如发用亥子,知为北狄;巳午发用,知为南蛮;申酉发用,知为西戎;寅卯发用,知为东虏;四季发用,知为五方杂集之苗。若论其性,见子为贪狼,亥卯为阴贼,寅午为勇猛,丑戌为公正,巳酉为宽大,辰未为奸邪获掳。螣蛇为凶恶,朱雀天空为欺诈虚滑,勾陈好杀,太阴为后,阴私懦弱,故曰:“方从子午分南北,性看天神一定之。”夫知其性知其方,则预有以备之,荡平亦何难之有?

荡平群寇第四十九

若逢群寇定输赢,胜负初传大将评。德或制刑刑生德,贵乘太岁制玄神。本神行年能制虎,勾陈贼上震下辰。遇此敌降天灭寇,行师传助建功勋,

平寇之课,以发用天将核之,吉将胜,凶将否。若德克刑,刑又来生德,主不战而服。贵乘太岁立旺方是天子合位,平一海内之象。玄武为贼,太岁又制之,中华胜虏之兆。若本将行年又能制虎,勾陈临贼方位,又克上神,则寇自降灭,定成大勋也勾陈立贼方共有三说:一说制勾陈神,一说天乙克勾下神,今又是勾自克下神。凡天乙制勾陈,六辛、壬、癸日有之。

凯旋闻诏第五十

得胜还朝断众心,岁生年命圣欢欣。岁阴旺相生主将,后宫暗助有亲臣。岁神年后扶年命,宰辅出力助将军。月建生日公侯力,日上休囚反祸临。岁神月建来刑克,誉赞与谁宜得人?日辰旺相及有气,三阳三光铸印逢。月将龙德生年日,钟鼎铭勋宠渥隆。

边夷既靖,正班师勒鼎之时,然而朝臣未知其心服否,若得太岁生主将年命,圣天子不胜欢欣。太岁与太阴旺相生大将年命,主后官有皇后妃亲臣上所亲信者也暗助。太岁后之神生扶年命,宰辅亦左右维持。月建生日,公侯亦朝夕赞襄,在朝之众心可知也。

若日上体囚,反有祸至;岁神月建又来刑,公卿大夫相与阻挠,即亦吝爵不赏矣,又敢望封哉?惟是日辰旺相,又临有气之神,课得三阳、三光、铸印、龙德等吉,月将又来生日,则是宠涯之隆矣。

大六壬大全卷五终

六壬大全卷六宿度分野

十二宫分野上

二十八宿度数,自立春日始虚初度。

虚八度,

危十五度,

室十七度,

壁九度,

奎十七度,

娄十一度,

胃十五度,

昴十度,

毕十五度,

参九度附觜,

井三十度,

鬼二度,

柳十二度,

星五度,

张十七度,

翼十九度,

轸十七度,

角十二度,

亢八度,

氐十五度,

房五度,

心六度,

尾十七度,

箕九度,

斗二十二度,

牛六度,

女十度,

以上共三百三十八度。毎宿俱有初度一,除觜宿附参,止二十七宿,该二十七个初度,并三百三十八个正度,足周天三百六十五度也。

初度之说,各历不同,以大概计之,当作一度。古历书曰:“每度分作三十二分,初度即三十二分尽,三十三分方起第一度,二度、三度如之。”《历书》曰:“周天三百六十五度四分度之一。”言每度分作三十二分,再四分之,言每分八。四分度之一,言一度三十三分,度之一者只八分也。言周天三百六十五度余八分也。日一日行一度有竒,一年行尽三百六十五度,余八分之数。太阳过宫,立春前九日有竒,日躔子分,女初度始,三十日满。惊蛰前十日,日躔亥分,在危十二度,三十二日满。清明前八日,日躔戌分,在奎初度,三十三日满。立夏前六日,日躔酉分,在胃三度,三十一日满。芒种前五日,日躔申分,在毕六度,三十日满。小暑前五日,日躔未分,在井八度,三十日满。立秋前六日,日躔午分,在柳三度,三十二日满。白露前五日,日躔巳分,在张十四度,三十二日。满寒露前三日,日躔辰分,在轸九度,三十三日满。立冬前一日有竒,日躔卯分,在氐一度。二十九日满。大雪前三日,日躔寅分,在尾二度,二十七日满。小寒前六日,日躔丑分,在斗三度,二十七日满。

角亢氐一总在辰,氐二房心尾卯存,尾三箕斗在寅位,斗四牛女丑宫真,女二虗危同在子,危十三度亥宫行,室壁奎初都在亥,奎二娄胃戌宫亲,胃四六毕同躔酉,毕七觜参井在申,井九鬼柳俱在未,柳四星张午位迎,张十五兮翌轸巳,轸十还归在于辰。

南直隶

府一十四,并属斗牛分。

州一十七,一州属角亢分,三州属氐房心分,一十州属斗牛分,三州属奎娄分。

县九十六,三县属角亢分,六县属氐房心分,七十八县属斗牛分,九县属奎娄分。

外镇卫二,并属斗牛分。

外镇守御千户所一,属斗牛分。

北直隶

府八,四府属尾箕分,一府属室壁分,三府属胃昴毕分。

州一十九,一十一州属尾箕分,一州属女虚危分,一州属室壁分,六州属胃昴毕分。

县一百一十六,五十六县属尾箕分,三县属女虚危分,一十县属室壁分,四十七县属胃昴毕分。

外镇都指挥使司二,并属尾箕分。

外镇卫二十七,二十六卫属尾箕分,一卫属胃昴毕分。

外镇守御千户所二十,十九守御千户所属尾箕分。一守御千户所属胃昴毕分。

外镇堡六,并属尾箕分。

山东布政

府六,五府属女虚危分,一府属奎娄分。

州一十五,二州属氐房心分,八州属女虚危分,三州属室壁分,二州属奎娄分。

县八十九,九县属氐房心分,五十八县属女虚危分,七县属室壁分,一十四县属奎娄分,一县属胃昴毕分。

外镇卫七,并属女虚危分。

外镇守御千户所四,幷属女虚危分。

辽东都指挥使司:州二,并属尾箕分;卫二十五,并属尾箕分;守御千户所一十八,并属尾箕分;外夷千户所五,并属尾箕分。

山西布政

府五,一府属胃昴毕分,四府属觜参分。

州一十九,四州属胃昴毕分,一十五州属觜参分。

县七十八,七县属胃昴毕分,七十一县属觜参分。

外镇卫九,并属胃昴毕分。

外镇守御千户所四,幷属觜参分。

河南布政

府八,二府属角亢分,一府属氐房心分,三府属室壁分,二府属柳星张分。

州一十二,三州属角亢分,一州属氐房心分,一州属胃昴毕分,七州属柳星张分。

县九十六,三十四县属角亢分,一十二县属氐房心分,一十三县属室壁分,二县属胃昴毕分,三十五县属柳星张分。

陜西布政

府八,并属井鬼分。

州二十一,二十州属井鬼分,一州属柳星张分。

县九十六,九十五县属井鬼分,一县属桞星张分。

外镇行都指挥使司一,属井鬼分。

外镇卫二十二,并属井鬼分。

外镇军民卫三,并属井鬼分。

外镇守御千户所一十,并属井鬼分。

外镇守御百户所二,并属井鬼分。

外镇堡三十五,并属井鬼分。

湖广布政

府一十五,并属翼轸分。

州一十九,二州属柳星张分,一十七州属翼轸分。

县一百零七,二县属桞星张分,一百五县属翼轸分。

留守司一,属翼轸分。

外镇卫三,并属翼轸分。

军民卫一,属翼轸分。

外镇守御千户所一十二,并属翼轸分。

军民宣慰使司二,并属翼轸分。

宣抚司四,并属翼轸分。

安抚司九,并属翼轸分。

长官司二十四,并属翼轸分。

四川布政

府九,并属井鬼分。

军民府四,并属井鬼分。

州二十一,并属井鬼分。

县一百一十二,并属井鬼分。

外镇行都指挥使司一,属井鬼分。

外镇卫九,并属井鬼分。

军民卫六,并属井鬼分。

外镇守御千户所一十八,并属井鬼分。

招讨司一,属井鬼分。

宣抚司三,并属井鬼分。

安抚司六,并属井鬼分。

长官司四十,并属井鬼分。

浙江布政

府一十一,并属斗牛分。

州一,属斗牛分。

县七十五,并属斗牛分。

外镇卫六,并属斗牛分。

外镇守御千户所二十三,并属斗牛分。

江西布政

府一十三,并属斗牛分。

州一,属斗牛分。

县七十七,并属斗牛分。

福建布政

府八,并属斗牛分。

州一,属斗牛分。

县五十八,并属斗牛分。

外镇卫二,并属斗牛分。

广东布政

府十,八府属斗牛分,二府属翼轸分。

州八,六州属斗牛分,二州属翼轸分。

县七十五,六十四县属斗牛分,十一县属翼轸分。

外镇卫四,并属斗牛分。

外镇守御千户所二十一,十九守御千户所属斗牛分,一守御千户所属翼轸分。

广西布政

府十,一府属斗牛分,九府属翼轸分。

军民府一,属翼轸分。

州五十,并属翼轸分。

县四十九,五县属斗牛分,四十四县属翼轸分。

外镇守御千户所一,属翼轸分。

长官司四,并属翼轸分。

云南布政

府一十四,并属井鬼分。

军民府七,并属井鬼分。

州四十三,并属井鬼分。

县三十一,并属井鬼分。

外镇卫三,并属井鬼分。

军民卫二,并属井鬼分。

外镇守御千户所四,并属井鬼分。

军民宣慰使司九,并属井鬼分。

宣抚司三,并属井鬼分。

安抚司二,并属井鬼分。

长官司二十四,并属井鬼分。

贵州布政

府十,一府属井鬼分,一府属柳星张分,八府属翼轸分。

州八,并属翼轸分。

县一十四,二县属井鬼分,一县属柳星张分,一十一县属翼轸分。

外镇卫一十二,并属翼轸分。

军民卫三,并属翼轸分。

外镇守御千户所一十二,并属翼轸分。

宣慰使司一,属井鬼分。

安抚司二,一安抚司属井鬼分,一安抚司属翼轸分。

长官司八十二,二十六长官司属井鬼分,六长官司属柳星张分,五十长官司属翼轸分。

今钦天监分配州郡,与唐志大抵相同。祗有郑分野,本周畿内之地,与周分州县更互相属,分界之处理宜同占。今郑分曰孟、颍、光、黄、州、孟,本周分。昔周以其地予郑,此亦可据。但黄为古黄国,今属光州,非黄州地。周郑之分,南不至江,江乃楚分,今当辨之。

又按晋《天文志》以并州为卫分,益州为晋分,兖州为郑分,豫州为宋,徐州为鲁分。今据唐晋分配为郡,则并州为晋分,益州乃秦分梁州之城,兖州为鲁国之地,郑与周同豫州之地。今周分三河,则郑分豫明矣。宋虽徐豫二州之境,得徐州之地为多,宜改徐州。以上五宫,今从唐书,其余州分并从晋志。

子宫,女虚危,齐分野。

女虚危在子,自女二度至危十一度,属齐分、青州。

济南府,历城县,章丘县,邹平县,淄川县,长山县,新城县,齐河县,齐东县,济阳县,禹城县,临邑县,长清县,肥城县,青城县,陵县。泰安州,新泰县,莱芜县,德州,德平县,平原县,武定州,阳信县,海丰县,乐陵县,商河县。濵州,利津县,沾化县,蒲台县,东阿县,平阴县,阳谷县属东昌府。

东昌府,聊城县,堂邑县,博平县,茌平县,清平县,莘县,丘县属临清州,髙唐州,夏津县,武城县。

青州府,益都县,临淄县,博兴县,髙苑县,乐安县,寿光县,临朐县,昌乐县。

登州府,蓬莱县,黄县,福山县,栖霞县,招逺县,莱阳县,宁海州,文登县,大嵩卫在枣阳县东南一百三十里,竒山守御千户所在福山县东北三十里,靖海卫在文登县南二百二十里,宁津守御千户所在文登县东南一百二十里,安东卫在文登县西一百二十里,成山卫在文登县东一百二十里,威海卫在文登县北九十里。

莱州府,掖县,平度州,潍县,昌邑县,胶州,髙密县,即墨县,灵山卫在胶州东南九十里,鳌山卫在即墨县东四十里,浮山守御千户所在即墨县南九十里,雄崖守御千户所在即墨县东北九十里。

北直隶

沧州,南皮县,盐山县,庆云县。

丑宫,斗牛,吴越分野,斗牛在丑,自斗三度至女一度,属吴越分,扬州。

南直隶

应天府,上元县,江宁县,句容县,溧阳县,溧水县,江浦县,六合县,髙淳县。

鳯阳府,鳯阳县,临淮县,定逺县,寿州,皇陵卫在府西南二十二里。

庐州府,合肥县,庐江县,舒城县,无为州,巢县,六安州,英山县,霍山县,淮安府,山阳县,盐城县,安东县。

扬州府,江都县,仪真县,泰兴县,髙邮州,兴化县,宝应县,泰州,如皋县,通州,海门县。

苏州府,吴县,长洲县,昆山县,常熟县,吴江县,嘉定县,太仓州,崇明县,吴淞江守御千户所在嘉定县东南四十里。

松江府,华亭县,上海县,青浦县,金山卫在府东南七十二里。

常州府,武进县,无锡县,江阴县,宜兴县,靖江县。

镇江府,丹徒县,丹阳县,金坛县。

徽州府,歙县,休宁县,婺源县,祁门县,黟县,绩溪县。

宁国府,宣城县,宁国县,泾县,太平县,旌德县,南陵县。

池州府,贵池县,青阳县,铜陵县,石埭县,建德县,东流县。

太平府,当涂县,芜湖县,繁昌县。

安庆府,怀宁县,桐城县,潜山县,太湖县,宿松县,望江县,广德州,建平县,和州,含山县,滁州,全椒县,来安县,盱眙县,天长县属泗州。

浙江省

杭州府,钱塘县,仁和县,海寜县,富阳县,余杭县,临安县,于潜县,新城县,昌化县。

嘉兴府,嘉兴县,秀水县,嘉善县,海盐县,崇德县,平湖县,桐乡县,澉浦守御千户所在海盐县南三十六里,乍浦守御千户所在海盐县东北三十六里。

湖州府,乌程县,归安县,长兴县,安吉州,德清县,孝丰县,武康县。

宁波府,鄞县,慈溪县,奉化县,定海县,象山县,定海卫后千戸所在定海县东南九十里,中中千户所在定海县东北昌国县旧城,中左千户所在府南三百七十里,大嵩守御千户所在府南二百六十里,霩衢守御千户所在定海县东南一百三十里,昌国卫府南三百五十里,石浦守御前千户所在府南三百七十里,钱仓守御千户所在府南二百六十里,石浦守御后千户所在府南百十里,爵溪守御千户所在府南二百七十里,观海卫在慈溪县西北六十里,龙山守御千户所在府北七十里。

绍兴府,山阴县,会稽县,萧山县,诸暨县,余姚县,上虞县,嵊县,新昌县。

台州府,临海县,黄岩县,天台县,仙居县,宁海县,太平县,海门卫在府东南一百八十里,前千户所在卫北十里,新河守御千户所在卫南五十里,桃渚守御千户所在卫东北五十里,健跳守御千户所在卫东北一百一十里,松门卫在府东南一百八十里,隘顽守御千户所在卫南六十里,楚门守御千户所在卫南一百二十里。

金华府,金华县,兰溪县,东阳县,义乌县,永康县,武义县,浦江县,汤溪县。

衢州府,西安县,龙游县,常山县,江山县,开化县。

严州府,建德县,淳安县,桐庐县,遂安县,寿昌县,分水县。

温州府,永嘉县,乐清县,平阳县,瑞安县,泰顺县,金乡卫在平阳县西七十里,蒲门守御千户所在平阳县南五十里,壮士守御千户所在平阳县东五十三里,沙园守御千户所在瑞安县东南六十里,盘石卫在乐清县西六十里,蒲岐守御千户所在乐清县南瑞应乡,宁村守御千户所在永嘉县三都。

处州府,丽水县,青田县,缙云县,松阳县,遂昌县,龙泉县,庆源县,云和县,宣平县,景宁县。

江西省

南昌府,南昌县,新建县,丰城县,进贤县,靖安县,奉新县,武宁县,宁州。

饶州府,鄱阳县,余干县,乐平县,浮梁县,德兴县,安仁县,万年县。

广信府,上饶县,玉山县,弋阳县,贵溪县,永丰县,铅山县,兴安县。

南康府,星子县,都昌县,建昌县,安义县。

九江府,德化县,德安县,瑞昌县,湖口县,彭泽县。

建昌府,南城县,新城县,南丰县,广昌县,泸溪县。

抚州府,临川县,崇仁县,金溪县,宜黄县,乐安县,东乡县。

临江府,清江县,新淦县,峡江县,新喻县。

吉安府,庐陵县,泰和县,吉水县,永丰县,安福县,龙泉县,万安县,永新县,永宁县。

瑞州府,髙安县,上髙县,新昌县。

袁州府,宜春县,分宜县,萍乡县,万载县。

赣州府,赣县,雩都县,信丰县,兴国县,会昌县,安逺县,长宁县,宁都县,瑞金县,龙南县,石城县,定南县。

南安府,大庾县,南康县,上犹县,崇义县。

福建省

福州府,闽县,侯官县,古田县,长乐县,连江县,怀安县,闽清县,罗源县,永福县,福清县。

泉州府,晋江县,南安县,恵安县,德化县,安溪县,同安县,永春县。

建宁府,建安县,瓯宁县,建阳县,崇安县,浦城县,政和县,松溪县,寿宁县。

延平府,南平县,将乐县,大田县,沙县,尤溪县,顺昌县,永安县。

汀州府,长汀县,宁化县,上杭县,武平县,清流县,连城县,归化县,永定县。

兴化府,莆田县,仙逰县,平海卫在府东九十里。

邵武府,邵武县,光泽县,泰宁县,建宁县。

漳州府,龙溪县,漳浦县,龙岩县,南靖县,长太县,漳平县,平和县,诏安县,海澄县,宁洋县,镇海卫在漳浦县东海濵,福宁州,福安县,宁德县。

广东省

广州府,南海县,番禺县,顺德县,东莞县,从化县,龙门县,新宁县,増城县,香山县,新会县,三水县,清逺县,南海卫在东莞县治南,东莞守御千户所在县治南,大鹏守御千户所在东莞县东南四百里海濵,广海卫在新会县南一百五十里海濵,香山守御千户所在县治东。

南雄府,保昌县,始兴县。

恵州府,归善县,博罗县,长宁县,永安县,海丰县,河源县,龙川县,长乐县,兴宁县,和平县,碣石卫在海丰县东南一百二十里海濵,平海守御千户所在府南二百里,捷胜守御千户所在海丰县南八十里海濵,甲子门守御千户所在海丰县东一百一十里海濵。

潮州府,海阳县,潮阳县,掲阳县,程乡县,饶平县,恵来县,大埔县,澄海县,普宁县,平逺县,大城守御千户所在饶平县宣化都,海门守御千户所在潮阳县隆井都,靖海守御千户所在恵来县恵来都,蓬州守御千户所在掲阳县鮀江都。

肇庆府,髙要县,四会县,新兴县,阳江县,阳春县,髙明县,恩平县,广宁县,德庆州,封川县,开建县,海明守御千户所在阳江县东南五十里,双鱼守御千户所在阳江县西一百五十里,罗定州,东安县,西宁县,南乡守御千户所在黄姜峒地方。

髙州府,茂名县,电白县,信宜县,化州,吴川县,石城县,神电卫在电白县东南一百八十里。

雷州府,海康县,遂溪县,徐闻县,海康守御千户所在海康县西一百七十里,乐民守御千户所在遂溪县西角一百九十里,海安守御千户所在徐闻县南二十里,锦囊守御千户所在徐闻县东一百里。

琼州府,琼山县,澄迈县,安定县,文昌县,会同县,乐东县,临髙县,儋州,昌化县,万州,陵水县,崖州,感恩县,清澜守御千户所在文昌县东南三十里,昌化守御千户所在昌化县北二十里。

广西省

梧州府,苍梧县,藤县,容县,岑溪县,怀集县。

寅宫,尾箕,燕分野,尾箕在寅,自尾三度至斗二度,属燕,分幽州,北直隶

顺天府,大兴县,宛平县,良乡县,固安县,永清县,东安县,香河县,通州,三河县,武清县,宝坻县,漷县,昌平州,顺义县,密云县,怀柔县,涿州,房山县,霸州,文安县,大城县,保定县,蓟州,玉田县,丰润县,遵化县,平谷县,密云后卫在县东北一百二十里古北口,兴州左屯卫在玉田县东南一百四十里,梁城守御千户所在宝坻县东南一百四十里,渤海守御千户所在昌平州境黄花镇,守御白羊口后千户所在白羊口。

永平府,卢龙县,迁安县,抚宁县,昌黎县,滦州,乐亭县,山海卫在抚宁县山海闗口,东胜左卫在永平府北。

保定府,清苑县,满城县,安肃县,定兴县,新城县,唐县,博野县,庆都县,完县,容城县,蠡县,雄县,安州,髙阳县,新安县,易州,涞水县,大宁都指挥使司,保定左卫,保定右卫,保定中卫,保定前卫,保定后卫,茂山卫,保定右卫,守御紫荆闗中千户所在紫荆闗。

河间府,河间县,献县,阜城县,交河县,青县,静海县,肃宁县,兴济县,宁津县,任丘县,景州,吴桥县,东光县,故城县,天津卫在静海县小直沽,天津左卫在小直沽,天津右卫在小直沽,沈阳中屯卫在河间府东南。

延庆州,永宁县,延庆卫在州东南五十里居庸闗,保安州,美峪守御千户所在宣府西六十里,万全都指挥使司,宣府左卫,宣府右卫,宣府前卫,万全左卫,万全右卫在宣府西八十里德胜口,怀安卫在宣府西一百二十里,保安右卫在怀安右卫城内,怀来卫在宣府东南一百五十里,延庆右卫在怀来卫城内,开平卫在宣府东北三十里,龙门卫在宣府东北二百一十里,兴和守御千户所在宣府东一百二十里,龙门守御千户所在宣府东北二百四十里,长安守御千户所在宣府东北一百四十里,云州守御千户所在宣府东北二百一十里,长安岭堡,云州堡在,雕鹗堡宣府东北二百七十里,马营堡在宣府东北二百六十八里,赤城堡在宣府东北二百里,四海冶堡。

辽东都指挥使司,定辽中卫,定辽左卫,定辽右卫,定辽前卫,定辽后卫,东宁卫在都司城西一百二十里,海州卫在都司城南一百二十里,盖州卫在都司城南二百四十里,复州卫在都司城南四百二十里,金州卫在都司城南六百里,中左千户所守备旅顺海口,广宁卫在都司城西四百二十里,广宁左卫在广宁城,广宁右卫在广寜城,广宁中卫在广宁城,义州卫在都司城西北五百四十里,广宁左屯卫在故锦州城,中左千户所卫在卫城东四十里大凌河,广宁右屯卫在都司城西五百四十里,广宁中屯卫在都司城西北六百里,中左千户所在卫南松山堡,广宁前屯卫在都司城西九百六十里,中前千户所在卫城西五十里急水河,中后千户所在卫城东五十里杏林,广宁后屯卫在义州卫城内,宁逺卫在都司城西七百七十里,中左千户所在卫城东五十里塔山,中右千户所在卫城西四十里小沙河,沈阳中卫在都司城北一百二十里,抚顺千户所在卫城东北八十里,蒲河千户所在卫城北四十里,铁岭卫在都司城北二百四十里,左右千户所在卫城南六十里懿路城,中左千户所在卫城南三十里泛河,三万卫在都司城北三百三十里,中中千户所,前前千户所,后后千户所,辽阳卫在开元城内,右右千户所,中中千户所,前前千户所,后后千户所,自在州在都司城内,安乐州在开元城内,女直千户所,草河千户所,南京千户所,毛怜千户所,东宁千户所。

卯宫,氐房心,宋分野,氐房心在卯,自氐一度至尾二度,属宋,分徐州。

河南省

归德府,商丘县,宁陵县,鹿邑县,夏邑县,永城县,虞城县,睢州,柘城县,考城县,杞县,太康县,兰阳县,仪封县以上四县属开封府。

山东省

曹州,曹县,定陶县。

济宁州,嘉祥县,巨野县,郓城县,金乡县,鱼台县,单县,城武县以上四县属兖州府。

南直隶

徐州,萧县,沛县,砀山县,丰县。

宿州,灵璧县,亳州俱属凤阳府,蒙城县属寿州。

十二宫分野下

辰宫,角亢,郑分野,角亢在辰,自轸十度至氐初度,属郑,分豫州。

河南省

开封府,祥符县,陈留县,通许县,尉氏县,洧川县,鄢陵县,扶沟县,中牟县,原武县,阳武县,延津县,封丘县,郑州,荥阳县,汜水县,河阴县,荥泽县,陈州,西华县,商水县,沈丘县,项城县。

汝宁府,汝阳县,上蔡县,新蔡县,遂平县,西平县,真阳县,确山县,光州,光山县,固始县,商城县,息县,温县,济源县,孟县以上三县属怀庆府。

南直隶

颖州,颍上县,太和县系鳯阳府,霍丘县属寿州。

巳宫,翼轸,楚分野,翼轸在巳,自张十五度至轸九度,属楚,分荆州。

湖广省

武昌府,武昌县,江夏县,嘉鱼县,咸宁县,崇阳县,通城县,兴国州,大冶县,通山县。

汉阳府,汉阳县,汉川县。

黄州府,黄冈县,罗田县,黄安县,蕲水县,麻城县,黄陂县,蕲州,广济县,黄梅县。

郧阳府,郧县,房县,保康县,上津县,郧西县,竹溪县。

襄阳府,襄阳县,宜城县,南漳县,枣阳县,榖城县。

承天府,钟祥县,京山县,濳江县,兴都留守司,显陵卫,沔阳州,景陵县,荆门州,当阳县。

德安府,安陆县,应城县,云梦县,孝感县。

荆州府,江陵县,公安县,石首县,监利县,枝江县,松滋县,夷陵州,逺安县,宜都县,长阳县,归州,巴东县,兴山县。

岳州府,巴陵县,临湘县,华容县,平江县,澧州,石门县,慈利县,安乡县,永定卫在慈利县西一百八十里,九溪卫在慈利县北九十里,大庸守御千户所在慈利县西二百一十五里,添平千户所在慈利县北一百五十里,安福千户所在慈利县西北二百九十里,麻寮千户所在慈利县西北三百里,桑植安抚司在九溪卫西北四百里,领美坪等一十八峒。

长沙府,长沙县,善化县,湘潭县,湘阴县,宁乡县,浏阳县,安化县,醴陵县,益阳县,湘乡县,攸县,茶陵州。

宝庆府,邵阳县,城歩县,新化县,武冈州,新宁县。

辰州府,沅陵县,卢溪县,溆浦县,辰溪县,沅州,黔阳县,麻阳县,镇溪军民千户所在卢溪县西二百三十里。

常德府,武陵县,桃源县,沅江县,龙阳县。

衡州府,衡阳县,衡山县,安仁县,来阳县,常宁县,酃县,桂阳州,临武县,蓝山县。

永州府,零陵县,祁阳县,东安县,道州,宁逺县,江华县,永明县,锦田守御千户所在江华县东二百里,枇杷守御千户所在永明县东南三十里,桃川守御千户所。在永明县西南四十里靖州,会同县,通道县,绥宁县,天柱县,天柱守御千户所在州西北二百里,屯镇文溪后千户所在州西北二百五十里。

郴州,永兴县,宣章县,桂阳县,兴宁县,桂东县,广安守御千户所在桂阳县东一十里,施州卫,军民指挥使司,大田军民守御千户所在卫西北三百五十里,镇南长官司,唐崔长官司,施南宣抚司,东乡五路安抚司,摇把峒长官司,上爱茶崆长官司,下爱茶洞长官司,镇逺蛮夷长官司,隆奉蛮夷长官司,忠路安抚司,剑南长官司,金峒安抚司,西坪蛮夷长官司,盘顺安抚司,散毛宣抚司,龙潭安抚司,大旺安抚司,东流蛮夷长官司,腊璧峒蛮长官司,忠建宣抚司,忠峒安抚司,髙罗安抚司,木册长官司,容美宣抚司,椒山马瑙长官司,五峰石宝长官司,石梁下峒长官司,水尽源通塔平长官司,永顺军民宣慰使司,南渭州,施容州,上溪州,腊惹峒长官司,驴遅峒长官司,麦着黄峒长官司,保靖州军民宣慰使司,筸子坪长官司,施溶溪长官司,白崖峒长官司,田家峒长官司,五寨长官司。

广东省

连州,阳山县,连山县,新安县俱属广州府。

韶州府,曲江县,乐昌县,乳源县,仁化县,翁源县,英德县。

廉州府,合浦县,钦州,灵山县,永安守御千户所在合浦县东六十里。

广西省

桂林府,临桂县,兴安县,阳朔县,灵川县,永宁州,永福县,义宁县,全州,灌阳县。

平乐府,平乐县,恭城县,富川县,荔浦县,昭平县,贺县,修仁县,永安州。

欝林州属梧州府,博白县,北流县,陆川县,兴业县俱属梧州府。

浔州府,桂平县,武靖州,平南县,贵县。

南宁府,宣化县,新宁州,陆安县,横州,永淳县,上思州。

太平府,安平州,镇逺州,养利州,龙英州,左州,太平州,思同州,万承州,全茗州,茗盈州,都结州,结安州,结伦州,思城州,崇善县,罗阳县,上下冻州,永康州,陀陵县,思明府,上石西州,忠州,下石西州,凭祥州,下雷州,思眀州。

柳州府,马平县,罗城县,洛容县,懐逺县,来宾县,柳城县,融县,象州,武宣县,宾州,迁江县,上林县。

庆逺府,宜山县,天河县,忻城县,河池州,思恩州,荔波县,东兰州,那地州,南丹州,永定长官司,永顺长官司,思恩军民府,武縁县。

镇安府,田州,归顺州,龙州,都康州,奉议州,利州,向武州,泗城州,江州,上隆州,果化州,恩城州,归德州,思陵州,程县,上林长官司,安隆长官司,五屯守御千户所。

贵州省

安顺府,宁谷寨长官司,西堡长官司,普定卫军民指挥使司。

都匀府,都匀长官司,平浪长官司,邦水长官司,平州,六洞长官司,麻哈州,乐平长官司,平定长官司,独山州,丰宁长官司,合江州,陈蒙,烂土长官司清,平县镇。

逺府镇,逺县,施秉县,卭水,一十五洞蛮夷长官司,偏桥长官司,镇逺卫,臻剖六洞横坡等处长官司,偏桥卫在府西六十里,清浪卫在府东七十五里。

黎平府,永从县,潭溪蛮夷长官司,八舟蛮夷长官司,洪州泊里蛮夷长官司,曹滴洞蛮夷长官司,古州蛮夷长官司,西山阳洞蛮夷长官司,胡耳蛮夷长官司,亮寨蛮夷长官司,欧阳蛮夷长官司,新化蛮夷长官司,中林验洞蛮夷长官司,赤溪湳洞蛮夷长官司,隆里蛮夷长官司,五开卫在府东北,黎平守御千户所在府西南二十里,中潮守御千户所在洪州泊里长官司西南,新化亮寨守御千戸所在新化长官司东,龙里守御千户所在隆里长官司南,新化屯千戸所在新化长官司西南三十里,平茶千戸所,平茶屯千戸所,铜鼓卫在湖耳长官司西。

思州府,都坪峨异溪长官司,都素长官司,施溪长官司,黄道溪长官司。

思南府,水德江长官司,蛮夷长官司,朗溪蛮夷长官司,沿河佑溪长官司,婺川县,安化县,印江县。

石阡府,龙泉县,石阡长官司,苗民长官司,龙泉坪长官司,葛彰葛商长官司。

平越府,瓮安县,湄潭县,余庆县,黄平州,杨义长官司,广顺州,普安州,普安卫,乐民守御千戸所在州西九十里,安南守御千户所在州东南一百六十里,安龙守御千户所在州东南三百一十里,平夷千户所,永宁州,慕役长官司,顶营长官司,永宁卫,镇宁州,十二营长官司,康佐长官司,安庄卫,闗索岭守御千户所,定畨州,新添卫军民指挥使司,新添长官司,小平伐长官司,丹平长官司,丹行长官司,把平寨长官司,龙里卫军民指挥使司,平伐长官司,太平伐长官司,威清卫,安南卫,毕节卫,平坝卫,凯瑞安抚司。

午宫

柳星张,周分野,柳星张在午,自柳三度至张十四度,属周,分三河。

河南省

禹州,密县,新郑县俱属开封府,许州,襄城县,临颖县,郾城县,长葛县。

河南府,雒阳县,郾师县,宜阳县,巩县,新安县,沔池县,孟津县,登封县,永宁县,卢氏县,嵩县,陕州,灵宝县,阌乡县。

信阳州,罗山县。

南阳府,南阳县,唐县,泌阳县,桐柏县,镇平县,南召县,邓州,内乡县,淅川县,新野县,裕州,舞阳县,叶县,汝州,鲁山县,宝丰县,郏县,伊阳县。

湖广省

均州属襄阳府光化县属襄阳府随州,应山县属德安府。

陕西省

商州,洛南县属西安府。

贵州省

铜仁府,铜仁县,铜仁长官司,提溪长官司,乌罗长官司,省溪长官司,大万山长官司,平头着可长官司。

未宫

井鬼,秦分野,井鬼在未,自井八度至柳二度,属秦分野。

陕西省

西安府,长安县,咸宁县,咸阳县,兴平县,鄠县,蓝田县,临潼县,髙陵县,泾阳县,三原县,富平县,盩厔县,渭南县,镇安县,商南县,山阳县属商州,同州,朝邑县,韩城县,合阳县,澄城县,白水县,华州,华阴县,蒲城县,耀州,同官县,干州,醴泉县,武功县,永寿县,邠州,三水县,淳化县,长武县,潼闗卫在华阴县东四十里潼闗城中。

鳯翔府,鳯翔县,岐山县,宝鸡县,扶风县,眉县,麟逰县,陇州,汧阳县。

汉中府,南郑县,褒城县,城固县,洋县,西乡县,鳯县,宁强州,沔县,略阳县,兴安州,平利县,石泉县,汉阴县,洵阳县,白河县,紫阳县。

平凉府,平凉县,崇信县,华亭县,镇原县,固原州,泾州,灵武县,静宁州,庄浪县,隆德县。

巩昌府,陇西县,安定县,会宁县,通渭县,漳县,伏羌县,宁逺县,西和县,成县,徽州。

阶州,文县,两当县。

秦州,秦安县,清水县,礼县,礼店守御千戸所在秦州西南二百五十里。

临洮府,狄道县,渭源县,兰州,金县,河州。

庆阳府,安化县,合水县,环县,宁州,真宁县。

延安府,肤施县,安塞县,甘泉县,保安县,安定县,宜川县,延长县,清涧县,延川县,鄜州,洛川县,中部县,宜君县。

绥德州,米脂县,葭州,神木县,府谷县,吴堡县,塞门守御百户所在安塞县北一百五十里,清邉守御百户所在大干闗,榆林卫在府东北七百五十里,宁夏卫,潘咏堡,金贵堡,李祥堡,张济堡,魏敬堡,王信堡,王贵堡,任春堡,叶诚堡,宁夏前卫,外家堡,张亮堡,李信堡,丁义堡,周澄堡,平虏守御千户所在卫城北四百一十里,宁夏左屯卫,王景堡,李俊堡,卲纲堡,瞿靖堡,林皋堡,将鼎堡,陈刚堡,王登堡,张政堡,魏政堡,宁夏右屯卫,杨显堡,陶容堡,雷福堡,桂文堡,常信堡,洪广堡,髙荣堡,姚福堡,宁夏后卫在花马池,宁夏中屯卫在金胜闗,灵州守御千户所在卫城南九十里,兴武营守御千户所在卫城西南二百里,宁夏中卫,五百户堡,羚羊店堡,回回墓堡,洮州卫军民指挥使司在卫城西南四百里,镇戎守御千户所,岷州卫军民指挥使司,西固城军民千户所在卫城西七百里,河州卫军民指挥使司,归德守御千户所,靖虏卫陕西行都指挥使司,甘州左卫,甘州右卫,甘州中卫,甘州前卫,甘州后卫,肃州卫在都司城西五百一十里,山丹卫在都司城东南三百一十里,永昌卫在都司城东一百二十里,凉州卫在都司城东南五百里,镇蕃卫在都司城东五百五十里,荘浪卫在都司城南九百四十里,西宁卫在都司城东南一千三百五十五里,镇夷守御千戸所在都司城西北三百里,古浪守御千户所在都司城东南六百四十里,髙台守御千户所。

四川省

成都府,成都县,华阳县,双流县,温江县,新繁县,金堂县,新都县,仁寿县,安县,内江县,崇宁县,井研县,郫县,灌县,彭县,资县。

简州,资阳县。

崇庆州,新津县。

汉州,什邡县,绵竹县,德阳县。

绵州,彰明县,罗江县。

威州,保县。

茂州,汶川县。

成都右卫在府治西三里,成都中卫在府治西七里,成都前卫在府治南六里,成都后卫在府治东五里,宁川卫在府治东四里,成都左护卫在府治南七里,陇木头长官司,静州长官司,岳希蓬长官司。

龙安府,平武县,石泉县,江油县。

顺庆府,南充县,西充县,蓬州,营山县,仪陇县,广安州,大竹县,岳池县,渠县,邻水县。

保宁府,阆中县,苍溪县,南部县,广元县,昭化县。

巴州,通江县,南江县。

剑州,梓潼县。

重庆府,巴县,江津县,长寿县,大足县,永川县,荣昌县,綦江县,南川县,安居县,壁山县,黔江县。

合州,铜梁县,定逺县,忠州,酆都县,垫江县。

涪州,武隆县,彭水县,石柱宣抚司,酉阳宣抚司,石耶洞长官司,邑梅洞长官司。

夔州府,奉节县,巫山县,云阳县,太宁县,梁山县,万县,开县,新宁县,建始县,大昌县。

逹州,东乡县,太平县。

叙州府,宜宾县,庆符县,富顺县,长宁县,筠连县,珙县,髙县,兴文县,南溪县,隆昌县。

马湖府,屏山县,泥溪长官司,平蛮长官司,蛮夷长官司,沐川长官司。

遵义府,遵义县,桐梓县,真安州,绥阳县,仁懐县,瞿塘守御千户所,镇雄军民府,归化长官司,懐德长官司,威信长官司,安静长官,司乌撒军民府,七星闗守御千户所,东川军民府,乌撒军民府。

潼川州,射洪县,仪亭县,中江县,遂宁县,安岳县,蓬溪县,乐至县。

泸州,江安县,合江县,纳溪县。

卭州,大邑县,蒲江县。

嘉定州,峨眉县,洪雅县,夹江县,犍为县,荣县,威逺县。

眉州,彭山县,丹谷县,青神县。

雅州,名山县,荣经县,芦山县,永宁宣抚司,九姓长官司,永宁卫阿落宻千户所在卫南四十里,赤水卫在司东南一百四十里,前千户所在卫南一百里,摩尼千户所在卫北四十五里,白撒千户所在卫东七十里,普巾守御千户所在九姓司东一百四十里,思曩日安抚司,青川守御千户所在司东一百二十里,天全六畨招讨使司,黎州安抚司,大渡河守御千户所,平茶洞长官司,太平长官司,松潘卫军民指挥使司,占蔵先结簇长官司,蜡匝簇长官司,白马路簇长官司,山洞簇长官司,阿昔洞簇长官司,北定簇长官司,麦匝簇长官司,者多簇长官司,牟刀结簇长官司,班班簇长官司,祈命簇长官司,勒都簇长官司,包藏簇长官司,阿昔簇长官司,思曩儿簇长官司,阿用簇长官司,潘干寨长官司,小河守御千户所,八郎安抚司,阿角寨安抚司,麻儿匝安抚司,芒儿者安抚司,迭溪守御千户所,迭溪长官司,郁郎长官司。

四川行都指挥使司,建昌卫军民指挥使司,建昌前卫,宁畨卫军民指挥使司,越嶲卫军民指挥使司,塩井卫军民指挥使司,会川卫军民指挥使司,礼州守御后千户所,礼州守御中中千户所,打冲河守御中前千户所,打冲河守御中左千户所,冕山桥守御千户所,德昌守御千户所,迷易守御千戸所,昌州长官司,威龙长官司,普济长官司,马刺长官司,卭部长官司。

云南省

云南府,昆明县,富民县,宜良县,嵩明州,晋宁州,呈贡县,归化县。

安宁州,罗次县,禄丰县。

昆阳州,三泊县,易门县,易门守御千户所在县南三十里,杨家堡守御千户所在县东五里。

大理府,太和县,赵州,云南县,邓川州,浪穹县,宾川州,云龙州,十二关长官司。

临安府,建水州,石屏州,阿迷州,纳楼茶甸长官司,教化三部长官司,溪处甸长官司,左龙寨长官司,王弄山长官司,亏容甸长官司,思陀甸长官司,落恐甸长官司。

宁州,通海县,河西县,嶍峨县,蒙自县,安南长官司。

楚雄府,椘雄县,定逺县,定邉县,广通县,汇嘉县,南安州,镇南州,定逺守御千户所。

澄江府,河阳县,江川县,阳宗县,新兴州,路南州。

景东府。

广南府,富州。

广西府,师宗州,弥勒州,维摩州。

镇沅府,禄谷寨长官司。

永宁府,刺次和长官司,瓦鲁之长官司,革甸长官司,香罗长官司。

顺宁府,曲靖军民府,南宁县,亦佐县,沾益州,陆凉州,马龙州,罗平州,平夷卫在沾益州南一百三十里,越州,卫陆卫在沾益州东南一百六十里,姚安军民府,太姚县,姚州,迪庆军民府,剑川州,顺州,武定军民府,和曲州,元谋县,禄劝州,寻甸军民府,木宻闗守御千户所在东南七十里,元江军民府,因逺罗必甸长官司,丽江军民府,通安州,寳山州,兰州,巨津州,永昌军民府,保山县,永平县,腾越州,腾冲州,潞江安抚司,鳯溪长官司,施甸长官司。

新化府,腾冲冲军民指挥使司,新化州,新平县,北胜州,云州,车里军民宣慰使司,缅甸军民宣慰使司,孟定府,孟艮府,南甸宣抚司,干崖宣抚司,陇川宣抚司,威逺州,湾甸州,孟密安抚司,镇康县,大矦州,钮元长官司,木邦军民宣慰使司,孟养军民宣慰使司,老挝军民宣慰使司,大古刺军民宣慰使司,八百大甸军民宣慰使司,麓川平缅军民宣慰使司,底马撒军民宣慰使司,孟连长官司,茶山长官司,麻里长官司,芒市长官司,者乐甸长官司,澜沧卫军民指挥使司,蒗蕖州。

贵州省

贵阳府,新贵县,贵定县,贵竹长官司,水东长官司,中曹长官司,程番长官司,韦畨长官司,方番长官司,洪畨长官司,卧龙番长官司,金石番长官司,小龙番长官司,罗番长官司,大龙番长官司,小程番长官司,上马桥长官司,卢番长官司,贵州宣慰使司,青山长官司,札佐长官司,龙里长官,司白纳长官司,底寨长官司,乖西长官司,养龙长官司,金筑安抚司,木瓜长官司,卢山长官司,麻向长官司,太华长官司。

申宫

觜参,晋分野,觜参在申,自毕六度至井七度,属晋,分并州。

山西省

太原府,阳曲县,太原县,榆次县,大谷县,清源县,祁县,徐沟县,交城县,文水县,寿阳县,盂县,静乐县,河曲县。

平定州,乐平县。

忻州,定襄县,代州,五台县,繁峙县,崞县。

保德州。

岢岚州,岚县,兴县,宁化守御千户所在静乐县北一百八十里,宁武守御千户所,雁门闗守御千户所在代州北三十里,偏头闗守御千户所。

平阳府,临汾县,襄陵县,洪洞县,浮山县,岳阳县,赵城县,太平县,曲沃县,翼城县,蒲县,汾西县。

蒲州,临晋县,荣河县,猗氏县,万泉县,河津县。

解州,安邑县,夏县,闻喜县,平陆县,芮城县。

綘州,稷山县,綘县,垣曲县。

霍州。

吉州,乡宁县。

隰州,太宁县,永和县,石楼县。

潞安府,长治县,长子县,襄垣县,屯留县,潞城县,壶闗县,平顺县,黎城县。

汾州府,汾阳县,孝义县,平遥县,介休县,灵石县,临县。

永宁州,宁乡县。

沁州,沁源县,武乡县。

泽州,髙平县,阳城县,沁水县,陵川县,

辽州,和顺县,榆社县。

酉宫

胃昴毕,赵分野,胃昴毕在酉,自胃三度至毕六度,属赵,分冀州。

北直隶

真定府,真定县,井陉县,获鹿县,元氏县,灵寿县,藳城县,栾城县,无极县,平山县,阜平县。

定州,新乐县,曲阳县,行唐县属保定府。

冀州,南宫县,新河县,枣强县,武邑县。

晋州,安平县,饶阳县,武强县。

赵州,柏乡县,隆平县,髙邑县,临城县,赞皇县,宁晋县。

深州,衡水县,守御倒马闗中千户所在定州西倒马闗,神武右卫在府东北。

顺德府,邢台县,沙河县,南和县,平乡县,广宗县,巨鹿县,唐山县,内丘县,任县。

广平府,永年县,曲周县,平乡县,鸡泽县,广平县,邯郸县,成安县,威县,清河县。

祁州,深泽县,束鹿县。

山西省

大同府,大同县,懐仁县,浑源州。

应州,山阴县。

朔州,马邑县。

蔚州,广昌县,灵丘县,广灵县。

大同左卫在府西南一百二十里,云川卫在府西南一百二十里,大同右卫在府西南一百二十里,玉林卫在府西北一百一十里,阳和卫在府东北一百二十里,髙山卫在府东北一百二十里,镇虏卫在府东北一百八十里,天城卫在府东北一百八十里,威逺卫在府东一百三十里。

河南省

磁州,武安县,渉县属彰德府。

山东省

恩县属髙唐州。

戌宫

奎娄,鲁分野,奎娄在戍,自奎一度至胃二度,属鲁,分兖州。

山东省

兖州府,滋阳县,曲阜县,宁阳县,邹县,泗水县,滕县,峄县。

沂州,郯城县,费县,安丘县,诸城县属青州府,蒙阴县。

莒州,沂水县,日照县。

南直隶

懐逺县,五河县,虹县,泗州,清河县,桃源县,沭阳县属鳯阳府。

海州,赣榆县属淮安府。

邳州,宿迁县,睢宁以上俱属淮安府县。

亥宫

室壁,卫分野,室壁在亥,自危十二度至奎初度,属卫,分河北。

河南省

卫辉府,汲县,胙城县,新乡县,获嘉县,淇县,辉县。

彰德府,安阳县,汤阴县,临漳县,林县。

懐庆府,河内县,修武县,武陟县。

北直隶

大名府,元城县,大名县,魏县,清丰县,南乐县,内黄县,浚县,滑县,东明县,开州,长垣县。

山东省

东平州,汶上县,寿张县,濮州,范县,观城县,朝城县,临清州,馆陶县,冠县属东昌府。

六壬大全卷六终

预览时标签不可点收录于话题#个上一篇下一篇


转载请注明地址:http://www.rufangxianweiliu.com/rxxwlss/1663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