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能够想象到的最大痛苦之一,一定包括“母亲痛失爱子”吧。

然而这种情感并非人类独有。。

这几天在美国和加拿大交界的海域,正上演让人看到不禁落泪的一幕。

此处是鲑鱼迴游的必经之地,因此除了迁徙过路客外,还常住了大概三个虎鲸族群,每年都有大量游客专门为了观赏虎鲸前往。

7月24日那天,被这里的虎鲸研究人员命名为J族群的虎鲸群中,

其中的一只编号J35的母鲸Tahlequah,在加拿大的不列颠哥伦比亚海域,产下了一只幼鲸。

本来是一件令所有人都感到开心的事情

因为大家知道,虎鲸这个种群

因为环境的恶化,食物的匮乏

海洋公园的捕捉、渔业的冲突、噪音的污染等等

栖息地丧失,人类活动的干扰。。

其数目正在急剧缩减,种群面临很大的威胁

所以这个时候,每增加一只幼崽,对于壮大族群,都是弥足珍贵的。

让人扼腕叹息的是,Tahlequah的孩子被产下来后

只存活了1个半小时,就不幸去世了。。。

接下来的一幕让所有观鲸者、鲸行为研究专家们都感到非常心碎。

Tahlequah一直不肯放开孩子,她不断用一侧的鱼鳍托住孩子的身体。

或者用头不断地把滑落下去的孩子从水下顶上来。。

就这样不断推着它游动,一路穿过不列颠哥伦比亚省外的普吉特海湾,一度到达了美国圣胡里安群岛。

算上今天,已经是第8天了。。

这几天鲸类研究专家们每天都漂在海上,严密跟踪、观察着Tahlequah的动向。

这让科学家们极痛心又担忧,因为据他们的观察

Tahlequah从生产到现在,一直都没有吃饭。

极度的悲伤加上不进食,这对她的健康,毫无疑问是摧毁性的。

7、8天过去了,幼鲸的身体看上去还是完好的

科学家说可能是因为海水冰冷,所以它还没有开始腐烂。

每一次幼鲸从Tahlequah怀里滑落入海

她都要换上6、7口气

才能潜得足够深,才能追得上向深海坠落的幼鲸

再次把它驼回水面

这个动作不知道被她重复了多少次,

每一次让一直研究虎鲸、与虎鲸朝夕相处的研究人员看到

都心疼不已,其中一个研究人员说:

“我为这个家族感到悲伤。她现在精神上一定在承受着巨大的痛苦。超越悲痛的是什么?我根本不知道用什么词可以形容那种超越悲痛的状态,但是这正是她所承受的。”

令人动容的,还有Tahlequah所属的族群。

这个由75头成员所组成的虎鲸家族

从她痛失爱子的那天开始

就在她身边陪伴

他们时而散开游曳在离她远远的地方,给她空间

时而聚集在一起,将她团团围住

科学家观察,说这个群体应该是在轮流着在照看这只悲伤的母亲。

谈起虎鲸种群和它们赖以生存的奇努克鲑鱼数目的锐减,研究员Giles也是满满的忧伤。

“她被困在一个循环中。我们也人类其实也一样,也被困住了。

我们也是不断在重复做同样的事情,期待有更好的结果出现。”

“想要恢复它们的种群数目,我们需要的大规模的、闻所未闻、前所未有的变化才可能。”

(J35)

虎鲸是一种大型齿鲸,按照生物学分类法,虎鲸属于鲸目-海豚科。

来自意大利的海豚生物保育机构Ocaencare的专家,分析了年到年期间发生的78例海洋哺乳动物对死去的同伴反应记录。

超过90%以上被研究的海豚科动物会对它们死去的同伴极为



转载请注明地址:http://www.rufangxianweiliu.com/rxxwlyz/16865.html